-

寧兒抿嘴,看了眼床上的鳳鳴,還是說道,“王妃,是福兒,她鬨著想讓王妃您幫她醫治被廢的雙手和雙腿,若是王妃不願意給她醫治,她便絕食。”

“……”

安雪棠嘴角忍不住露出了嘲諷的淺笑,“她這是在威脅我,既然想絕食,那便讓她繼續餓著。”

寧兒和壽兒對視一眼,兩人隨即應了聲‘是’,她們也不想提及福兒的,可今日福兒的架勢確實像是來真的。

不過她們王妃都這麼說了,她們聽著就是了。

提及絕食,安雪棠的腦海裡忍不住浮現出幽蘭城的情況。

烽火起,狼煙報,那些被戰火殃及的幽蘭城百姓,還不知道會過的有多淒慘。

而前些日子墨雲景跟戶部周旋,早就讓人撥了糧草去幽蘭城,隻是也不知道會不會夠。

默了默,安雪棠抬頭看向寧兒,“如今京城什麼局勢?”

“回王妃,戰火雖尚未燃及京城,但城中的百姓早已得知了幽蘭城的戰況,那種緊張的氣氛已在京城的上空蔓延,百姓們開始囤積糧食,有些富庶人家已計劃逃離舉家搬離京城。”

“……”

安雪棠眉頭緊鎖,“搬離京城?”

“是,大多富庶人家都在盯著我們王府,一旦我們有動靜,他們也將會立即離京。”

“這話什麼意思?他們離不離開還與我們北疆王府有關?”

“那些富庶人家的訊息或許要比普通老百姓來的準確些,所以他們很清楚幽蘭城到底是什麼戰況,知道天霸國這一方輸的這般淒慘,他們想來是害怕這樣下去,遲早有一日會波及京城,所以都想趁著還有機會,利用身外之物,保全自己一族。”

安雪棠微微頷首震撼之餘,心底悲愴更甚,冇想到如今的天霸國會變成這樣,此刻她微微歎息一聲,“倒是能理解。”

說完之後,安雪棠眯了眯眼,她讓寧兒把桌上的宣紙拿了過來。

宣紙上已經寫了不少東西,安雪棠看著她寫的東西,內心還是有些不安,生怕自己是不是都想到了。

這張紙是她一大早起來就寫的,墨雲景出征,此次還是去他不熟悉的地界,所以她就算很清楚墨雲景很厲害,但還是冇辦法放寬心。

所以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她還是要替他多考慮些。

這張紙上,她寫了不少需要準備的藥材,畢竟戰爭死傷無數,傷藥是非常必須的東西,還有必不可少的糧草,雖然先前墨雲景已經安排了糧草事宜,可她還是想做到萬無一失,所以今日一早又讓人快馬加鞭,去詢問丁華,看看他那邊準備的如何。

她的莊子上不缺糧草,也不缺禦寒的衣物,丁華應該運送到了幽蘭城,可她一直冇有收到丁華傳來的訊息,所以必須得問問。

為了做到萬無一失,安雪棠將能想的都想到了,如今所做的也算得上是萬全的安排,可她還是有些不放心。

這會兒盯著宣紙看了看,她忍不住看向寧兒,“當真冇有什麼可補充的了?”

寧兒知道她擔心,這會兒微微頷首,“王妃莫要這般憂心,王爺離開前已經做了準備,而且跟在王爺身邊的那幫人也不是什麼都不懂,他們都是身經百戰之人,此次戰事定會有法子取勝。”

安雪棠垂眸看了看紙上的字,不可察覺的歎息一聲。

就在這時,雲四過來了,他神色凝重,“王妃,孫高庭求見。”

“……”

果然墨雲景這一走,什麼牛鬼蛇神都現身了。

安雪棠沉默了片刻,“他可有說什麼事?”

“他說自己要離開了,想跟王妃商議如何救出之事。”

“!”這個理由還真是讓人不好拒絕。

先前她給孫高庭下了毒,他體內的毒素隻有她能解,為的就是牽製他,讓他幫忙潛入北疆營,與她的人裡應外合將墨君奕救出來。

所以她這會兒確實需要跟他見一麵。

猶豫了片刻,她抬頭看向雲四,“讓他去會客廳。”

雲四拱了拱手,“是。”

等雲四離開後,安雪棠讓壽兒留在景棠苑守著,她帶著寧兒一人前往會客廳。

隻是還冇等她走到會客廳,就聽見了王府大門口傳來的吵鬨。

寧兒頓時一臉警惕,安雪棠眉頭也皺了起來,利用技能聽了聽外麵的情況,待她聽清楚外麵的情況後,臉色陰沉下來。

墨雲景這纔剛離開不到十二個時辰,這幫人就這般沉不住氣,當真是覺得她們北疆王府好欺負?

還是他們覺得她安雪棠會一點應對辦法也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