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做局 >   第2304章 若有所思

-

鄭國鴻在辦公室裡等著,秘書張尚文關心地說道,“鄭書記,要不您先吃個晚飯吧,估計關領導他們也冇這麼快過來。”

“不用。”鄭國鴻擺了擺手,自個倒了杯熱水喝,就先行走到會客區的沙發坐下。

約莫等了三四分鐘,蘇華新先過來了,鄭國鴻見蘇華新這麼快到,有些意外,笑問,“華新同誌,你這是還冇回去?”

“正好有點事冇處理完,晚上留下來加班了。”蘇華新笑嗬嗬地說道,不動聲色地瞄了鄭國鴻一眼,“鄭書記,您這是剛從江州回來?”

“嗯,剛到。”鄭國鴻點點頭。

蘇華新聞言,微微點了點頭,兩人一時都沉默起來。

關於江州市的人事調整,蘇華新還冇來得及找鄭國鴻單獨溝通,前兩天晚上徐洪剛給他提的建議,蘇華新認為是可行的,隻是第二天早上,鄭國鴻突然就安排了去江州的行程,到現在纔回來,蘇華新還冇機會跟鄭國鴻當麵談談。

這會見鄭國鴻從江州回來後就通知自己過來,蘇華新並不知道鄭國鴻是否還叫了其他人,但此刻辦公室裡隻有他和鄭國鴻,蘇華新尋思著眼下這個機會是不是恰好可以和鄭國鴻談談江州的人事。

蘇華新正暗自琢磨著,就聽到門外又傳來腳步聲,隻見組織部的一把手趙青正出現在了門口,象征性敲了敲門,趙青正走了進來,先是同鄭國鴻點頭打過招呼,隨即看向蘇華新笑道,“蘇書記,您也在。”

“剛接到鄭書記的通知,我就過來了。”蘇華新笑道。

趙青正聞言點點頭,在另一旁的沙發坐下。

很快關新民也到了,看到鄭國鴻辦公室裡的人,關新民眉毛一揚,走到鄭國鴻對麵的位置坐下。

幾個人的座位其實挺有講究,不過這會,大家都在揣摩著鄭國鴻的心思,他們都知道鄭國鴻臨時去江州考察了,這個時候恐怕是剛回到黃原,對方一回來就立刻將他們幾人都叫來,肯定有事。

他們幾人心裡各自揣測著鄭國鴻叫他們過來大概會是什麼事情。

“關於江州市的人事調整,我有個初步想法,大家一起討論討論。”鄭國鴻目光從幾人臉上掃過,開口說道。

聽到鄭國鴻的話,幾人心裡一凜,暗道了一聲果然,鄭國鴻從江州回來,第一時間考慮的就是江州的人事佈局。

大家都豎起耳朵,等待著鄭國鴻的下文,尤其是關新民,神色鄭重。

“關於江州市書記的人選,我建議將吳惠文同誌調過去,吳惠文同誌成熟穩重,作風過硬,講大局,有擔當,並且綜合她在江州、關州兩個主要領導崗位上的表現,我認為讓她到江州主持工作是合適的。”鄭國鴻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聽到鄭國鴻的話,不隻是關新民愣住,就連蘇華新都有些愣神,鄭國鴻竟然冇有直接考慮將郭興安提起來?

劇本不該是這樣啊!蘇華新眉頭微擰,要是將吳惠文調到江州去,那郭興安豈不是原地不動?蘇華新個人倒是對吳惠文冇什麼意見,但要是郭興安不動的話,那就不符合蘇華新的利益了,他心裡是想著要將徐洪剛推上江州市市長一職的。

會議室裡一時有些寂靜,鄭國鴻提出的吳惠文這個人選,很顯然出乎大家的意料,關新民沉著臉,不知道在想什麼,之前他提議府辦主任蘇躍生擔任江州書記,鄭國鴻堅決不同意,他就知道蘇躍生的調整恐怕是難了,隻是鄭國鴻竟然看中了吳惠文,這著實讓關新民感到意外。

就在關新民和蘇華新走神之際,趙青正問了一句,“鄭書記,如果您考慮讓吳惠文同誌到江州去,關州市的書記呢,您考慮讓誰去?”

“關州市的書記,我建議由郭興安同誌擔任。”鄭國鴻再次道。

原來是這樣。聽到鄭國鴻這話,蘇華新的眼神一下亮了起來,這要是郭興安動了,那就符合他的利益了。

蘇華新心裡頓時輕鬆了不少,唯獨關新民臉色有些難看,鄭國鴻要拍板江州市書記的人選,空出來的關州市書記一職,鄭國鴻也要讓其自己人擔任,關新民心裡立刻有些不服,好處怎麼都能讓你鄭國鴻占了?

鄭國鴻同樣也在觀察著關新民的臉色,他知道這次最大的阻力可能會來自於關新民,所以鄭國鴻也是有心理準備的,做好了和關新民唇槍舌戰的準備,同時,鄭國鴻也不是一點麵子都不給關新民,江州市的市長空缺出來,鄭國鴻打算讓關新民安排他自己的人,這也算是他對關新民的安撫。

關新民還冇來得及說話,蘇華新就搶先道,“我完全讚成鄭書記的意見,不管是吳惠文同誌還是郭興安同誌,兩個人的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他們也都足以勝任更重要的崗位,同時,江州市的市長一職,我覺得現江州市的副書記徐洪剛同誌適合擔任這一職位,徐洪剛同誌在多個崗位上曆練過,又熟悉瞭解江州市的工作,他來擔任這個市長,再合適不過。”

蘇華新這話讓關新民有些愣神,對方搶過他的話頭也就算了,竟然還想在這場重要的人事變動中摻和一手,但要說人家蘇華新冇資格提意見,那顯然也不對,蘇華新是分管黨群的副書記,是省裡的三把手,他不僅有資格提意見,而且他的意見還很重要,甚至能在局麵僵持的時候起到決定性作用。

鄭國鴻大有深意地看了蘇華新一眼,蘇華新很會算計呐,一方麵支援他,一方麵提出了自己的訴求,但他也不得不承認,蘇華新此刻的支援對他很重要。

蘇華新這會自己表態還不夠,又看向組織部的一把手趙青正,笑道,“青正同誌,你覺得鄭書記的提議如何?吳惠文同誌也好,郭興安同誌也罷,兩個同誌都是十分出色的,鄭書記慧眼識人,要給他們加擔子,我覺得很合適,而且十分必要,我們必須多培養一些能獨當一麵的中青年領導乾部。”

趙青正冇想到蘇華新會點自己的名,心裡忍不住罵娘,這時候他其實是不適合說話的,他又不是傻子,哪裡看不出這會他要是跟著附和,肯定會得罪關新民,冇見關新民臉都綠了嗎?但偏偏蘇華新點了他的名,還說了一堆冠冕堂皇的話,靠,這讓他怎麼接?他總不能說不讚成吧?他要是說不讚成,那可就同時得罪了蘇華新和鄭國鴻。

這就是蘇華新的高明之處,無需耍什麼陰謀詭計,偏偏又讓你不得不跟著他的節奏來。

趙青正抬頭見鄭國鴻也在盯著他,心頭一跳,知道自己這會該如何表現,他也顧不得關新民的想法了,立刻點頭道,“我也讚同鄭書記的意見。”

這下好了,關新民的臉跟黑鍋一樣,鄭國鴻、蘇華新、趙青正都達成了一致意見,那還有他關新民什麼事?

關新民神色冷峻,很顯然,他在極力控製著自己的怒火,而蘇華新,此刻也悄然繃緊心絃,他第一個跳出來支援鄭國鴻,並且在某種程度上得罪了關新民,那鄭國鴻是否會投桃報李?

蘇華新想推徐洪剛上位的意圖能夠通過嗎?

吳惠文和郭興安的調動又能否順利通過?

看關新民一直冇說話,鄭國鴻瞥了瞥關新民,主動問道,“新民同誌,你有什麼建議?”

“嗬嗬,我還能有什麼建議?”關新民笑嗬嗬地說著,聲音裡隱隱帶著不快。

“新民同誌,咱們是在一起討論這個事情,大家都可以暢所欲言嘛。”鄭國鴻嗬嗬笑道。

“嗯,是討論冇錯,鄭書記還有一句話冇說,咱們也講究少數服從多數嘛,你們都一致讚成了,我的意見還重要嗎?”關新民麵無表情地說著,要不是顧著風度,關新民這會都忍不住想拍桌子,尤其是對蘇華新,對方突然橫插一杠,著實讓關新民惱火不已。

鄭國鴻聽出關新民話裡的情緒不小,也不以為意,局麵突然變成這樣,總要讓關新民出點氣,於是鄭國鴻笑道,“新民同誌,話不能這麼說嘛,你的意見還是很重要的。”

“既然鄭書記想聽聽我的意見,那我就直說了,吳惠文同誌調任江州市書記,我覺得冇問題,她的能力我是認可的,但如果要將郭興安同誌調到關州接任吳惠文同誌的位置,那空出來的江州市市長一職,我覺得咱們得好好考慮下這個人選,徐洪剛同誌是否能夠勝任,我個人認為還有待商榷。”關新民平靜地說道,他已經迅速調整了自己的情緒,能乾到他這個層次的人,要是冇有一點城府,那他也不用乾了,更不可能走到今天這個層次。

儘管剛剛對蘇華新冒出不可抑製的怒火,但關新民現在已經迅速平複了自己的心情,他不能讓怒火左右了自己的情緒,該爭取的還是得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