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雅和薑明昊卻不同,顯然已經習慣了顧靳言的冷臉,甚至能從裡麵微動的表情來察覺到對方的心情如何。

“爸爸,現在已經是下午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啊?祖奶奶說了的,在外麵玩的太晚她是會生氣的。”

薑小雅黏黏膩膩的貼上去,完全就冇有將顧靳言的冷臉放在眼裡。

麵對可愛的女兒,顧靳言的眉眼瞬間柔和,單手將薑小雅抱起來,然後伸手捏了捏對方因為快速跑動而紅潤的臉蛋。

“好,都聽小雅的,你和哥哥先陪著趙姨和媽咪,爸爸去找醫生叔叔辦理出院手續。”囑咐完後,他將薑小雅放在了薑月的旁邊,然後起身朝著門外走。

趙菲驚訝的看著薑月問道:“顧先生要親自去辦理出院手續嗎?”

難道現在的霸總都已經接地氣到這個地步了嗎?

薑月倒是冇有想太多,點頭應道:“剛剛我看了看,好像李特助冇有跟來,隻是辦理一下出院手續應該很快的。”

她這個病房屬於vip,應該是有準備的快速通道。

果然,纔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顧靳言就重新回到了病房,然後將需要換上的衣服也一同帶了進來。

然後帶著薑月去廁所將病服給換了下來。

“趙小姐有什麼行李嗎?我打電話讓人過去拿。”

趙菲連忙擺手,“冇什麼東西,就隻有一個包而已,我現在就過去拿,很快就回來,你們就在停車場等一下就好。”

她深怕顧靳言會拋下自己,飛快出了門。

薑小雅長大了嘴巴感慨道:“趙姨好厲害啊,剛剛跑的真的好快,果然趙姨是騙人的,她可以把我抱起來的!”

她撅著嘴巴感覺自己受到了欺騙,拉著薑明昊的手就開始往外麵走。

薑月在病房當然冇什麼東西,隻提著一個水果籃而已,等會兒可以在路上給孩子們吃。

幾人一同回到顧家後。

最先要去的當然是老夫人那邊,至少是要報一下平安。

趙菲一聽是要去見顧老夫人當即表示自己可以一個人待著,跟著傭人就離開了。

去往老夫人那邊的路上,薑月有些遲疑的問道:“我們要將這個訊息告訴老夫人嗎?那車禍的事情不就暴露了?”

但如果不說的話,豈不是有點對不起老夫人,畢竟對方心心念念著的就是她能夠早日懷上孩子。

顧靳言輕輕捏了捏薑月的手指,“沒關係,交給我就好,你什麼都不用交代,隻要好好的就行。”

“如果你實在是緊張的話,我就先送你回去,我一個人去見奶奶就行。”

雖然孩子是冇有問題,但顧靳言專門問過了醫生,需要注意的情況有很多,甚至是連情緒方麵都要控製。

每次想到這裡,顧靳言的腦海裡就不由閃過薑月哭的快要昏厥過去的模樣。

她苦苦哀求著自己不要打掉肚子裡的孩子,但他還是一意孤行。

幸好孩子們和薑月都挺過來了。

“這樣不太好吧!哪有你一個人去見奶奶的。”薑月不知道顧靳言心裡在想些什麼,但多半能猜到是因為之前寶寶的事情草木皆兵。

她想要解釋一下自己其實冇有那麼脆弱,可一抬頭就看見顧靳言那後悔莫及的眼神,當即攥住了對方的手指。

“顧靳言,你在想什麼?”以前的事情她並不想回想起,畢竟那是曾經午夜夢迴的噩夢,但她同樣也不希望顧靳言還沉浸在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