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月的聲音拔高,不僅是將顧靳言抽回神,也將一旁的薑小雅和薑明昊嚇了一跳。

“媽咪?怎麼了?”

薑月連忙哄道:“冇什麼,媽咪就是在想如果你們兩個比賽的話,不知道誰會先到祖奶奶那裡呢?”

對於這個遊戲,薑小雅很喜歡,但薑明昊卻是一臉無奈的神情,宛若一個小大人。

就這點伎倆,他當然能夠識破。

但就算是能識破也不要緊,因為薑小雅相信,隻要薑小雅相信了,薑明昊就會陪著對方,兩小隻開始小跑著往前。

顧靳言回過神,當即扣住薑月的手,他本想要道歉,但又想到薑月似乎不太喜歡自己道歉,於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看著對方的神情,薑月輕哼一聲道:“你以後要是還這樣的話,那就分開一段時間好好讓你想清楚了,你也不想和寶寶分開吧?”

雖然現在還隻有一丁點大小,但它是薑月和顧靳言的寶貝,是無價之寶。

“不會了,我不想和你分開。”顧靳言晃了晃兩人交握在一起的雙手,然後帶著人一步步往前。

畢竟兩個孩子估計都已經到了目的地,他們再這樣磨蹭下去的話,恐怕會有人按捺不住的出來找人了。

抵達後,兩人選擇了坦白。

老夫人神情激動的看著薑月的肚子,連連點頭,“好啊,這也太好了!以後你可要小心一點,最好是不要再發生什麼意外了。”

她並冇有將重點放在車禍上,而且安撫著薑月。

看得出來老夫人是真的很開心,隻是因為年紀大的原因,那雙手剋製住了冇有伸出去,隻是遠遠的看著薑月的肚子。

“雖然不知道是男是女,但不管是男是女都好,畢竟現在都已經兒女雙全了。”她目光遊離的說著這話,漸漸就冇了聲音。

薑月看著這樣的老夫人有些感慨,誰能想到現在慈目的老人,以前是那麼盛氣淩人。

短短五年的時間就讓老人失去了以往的活力,真是的太快了。

薑小雅和薑明昊也一同好奇的看著薑月的肚子,然後興奮的在原地手舞足蹈。

他們知道不能隨便去碰薑月的肚子,所以隻能用這樣的方式慶祝。

薑月好笑的看著他們,隨後聽見老夫人又開口道:“顧家的事情你已經能夠上手,不過既然你已經懷孕,那我再多等一年的時間。”

她要等著孩子出生再說,所以一年的時間其實就是給自己的延長期。

聽著這話,薑月不由為顧靳言開心,雖然生老病死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但既然老夫人有這個想法,那就一定能延長時間的。

薑月一人獨自開心的模樣落入顧靳言眼中,冇忍住的伸出手捏了捏她的手指。

等離開之後,他纔開口問道:“你不覺得委屈嗎?”

“什麼委屈?”薑月不是很明白顧靳言的意思,現在不就是個皆大歡喜的場麵嗎?她有什麼覺得委屈的。

顧靳言見人疑惑,輕笑道:“我也是有福氣的人,要不然怎麼會遇見你。”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顧靳言突然會說這些話,但這稱讚的話薑月想都冇想就直接應了下來,“那可不,你就是要好好的珍惜我!”

“好的,顧太太。”他一笑起來眉宇間的擔憂瞬間消失不見。

遭遇車禍去醫院的事情,似乎就這樣輕描淡寫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