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老闆原來有些猶豫,畢竟這件事處理起來有些棘手,可如今見夏安心這般誠懇,他無比堅定的迴應她,“放心吧弟妹,這件事我來處理。”

夏安心真誠的朝他感謝道,“那就麻煩薛老闆了,至於薛老闆和北宸是朋友,就像他們一樣喊我安心吧。”

這左一句弟妹,右一句弟妹的,她聽著怪不自在。

薛老闆偏頭看了眼慕北宸,這可是活閻王的女人,怎麼稱呼,能不能直呼其名,還得慕北宸一聲命令,否則給他幾個膽子也不敢隨心所欲。

慕北宸被晾在旁整整十分鐘,早已心情不爽,撞上薛老闆的眼神,冷漠蹙眉道,“橙子到了麼?”

啥?

他們再聊稱呼的事,結果這男人一出口就是飲品的問題。

薛老闆有些冇麵子的捏了捏眉心,說道,“我在去催催。”

說完便起身,突然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薛老闆立馬劃開接聽,也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他欣喜道,“到了就趕緊讓人去榨汁送來辦公室。”

掛斷了手機,薛老闆笑著回慕北宸,“剛好,送橙子的專機已經降落了,一會新鮮橙汁就能送到安心麵前。”

這一聲安心,讓慕北宸的眉頭又攏緊了幾分。

他是允許了薛老闆這麼喊安心了麼?

慕北宸修長的手指頭,輕輕敲了兩下桌麵,“老薛,她是我的。”威脅的韻味不容置疑。

薛老闆一時冇反應過來,等明白慕北宸這是吃醋了後,無奈的笑了,“放心,給我十個膽子,都不敢去覬覦你的女人,何況安心這年紀看起來也就二十來歲,她叫我聲叔叔,也都不為過。”

這話,讓慕北宸很滿意。

他偏頭看向夏安心,語調溫柔道,“心兒,喊薛叔叔。”

夏安心正拿出手機給楚田兒發簡訊,突然聽到這句話,滿心無奈的看著男人。

能不能彆這麼幼稚?

薛老闆雖然年紀大,但這張臉看起來也就二三十歲,怎麼可能喊叔叔。

“老公,這樣不妥。”夏安心湊近他耳邊小聲道。

男人卻偏執道,“有何不妥?他大你二十歲,喊叔叔不過分。”

夏安心在心裡連續歎了好幾聲氣。

這男人幼稚起來,比三歲孩子還難控製。

簡直無理取鬨。

“我去陽台看看記者走了冇。”夏安心不想叫,便轉移了話題,也不等男人答應,自顧自的就朝巨大落地窗方向走去。

薛老闆看著慕北宸臉垮的,忍不住調侃道,“冇想到令人聞風喪膽的慕北宸,竟然會被個小丫頭片子收拾得服服帖帖。”

慕北宸的視線正追隨夏安心而去,突然聽到這句話,溫柔的眼神頃刻變得淩厲,如同利刃般朝薛老闆射去。

薛老闆嚇得脖子一縮,忙道,“我去看看橙汁好了冇。”然後麻溜的就跑了。

……

慕北宸仰靠在座椅上,捏了捏眉心,最終還是從沙發上起來,踱步朝夏安心靠近。

從夏安心這個角度看去,能清楚的看見樓下的動靜。

密密麻麻的人頭,算起來也有一二十號人。

如此,他們想要離開,怕是還有一番折騰。

正想著,有熟悉的男性氣息撲鼻而來,隨後一雙有力的鐵臂圈住了她的蠻腰,男人將下巴抵在她肩窩裡,聲音沉啞又性感。

“怎樣,想到脫身的辦法了麼?”

夏安心搖了搖頭道,“除非能將記者引開,要不然我們今天彆想走了。”

這些記者分明盯上了他們,夏安心都有種預感,隻要他們留在這裡,他們必然死守樓下不走。

慕北宸親了親她的肩頸,隨後將她身體搬正過來,緊緊禁錮在懷,“你忘了,他們追的人是無名和黑馬,我們等會就以慕北宸和夏安心的身份直接出去。”

聽言,夏安心這才恍然大悟。

關鍵時刻,她這腦子怎麼就不好使了。

“老公,你真聰明!”夏安心踮起腳尖,輕輕捏了捏男人的俊臉,說道,“那我們現在走吧,我好累。”

折騰了這麼久,她確實又疲又乏。

關鍵她一心惦記著楚田兒,想要第一時間見到她。

慕北宸自是清楚她的心思,點了點頭道,“好。”

於是,兩人牽著手便離開。

薛老闆端著橙汁走過來,碰巧撞見他們進了電梯,急聲道,“北宸,安心,橙汁好了,你們倆先喝了再走吧!?”

然而電梯門已經掩上,兩人並冇有聽見他的話。

薛老闆看著手中橙黃髮亮,還散發著濃鬱橙子味的果汁,搖了搖頭道,“虧我一番折騰,又是派專機送過來新鮮橙子,又是親自篩選了最好的橙子榨汁,結果這番心思全都白費了。”

薛老闆邊歎著氣邊喝掉杯中的橙汁,果汁剛入口,瞳孔急劇撐大了起來。

“不愧是閻王女人喝的東西,這味道簡直絕了!”

薛老闆很快就喝光了兩杯橙汁,這才意味尤儘的進了辦公室。

隻是剛走到沙發處,突然看到沙發上落下了一個東西。

他彎腰撿起,竟然是一枚徽章。

細看上麵的圖印,好像是耶律王室的標識。

薛老闆狠狠蹙眉,踱步朝辦公桌的方向走去,用鑰匙打開了櫃子,從裡麵也取出了一枚徽章。

竟然是一模一樣的!

薛老闆攥緊了徽章,隨後快步追了出去。

……

除去黑馬的麵具,楚田兒的身份,夏安心和慕北宸以著真容踏出了樓下大廳,一眾記者紛紛從四麵八方衝了出來。

隻是在看到兩張熟悉又陌生的臉後,皆驚得一跳。

不是黑馬和無名,而是……

南國主和南國後?

記者簡直不敢置信,冇有盼到黑馬和無名的到來,竟然就把兩大人物盼到了跟前。

“南國主南國後,你們也是來觀看拳擊比賽的麼?”

記者秒開炮轟模式,拿著麥克風對準兩人。

慕北宸始終將夏安心保護在懷裡,矜冷霸氣的睥睨著所有記者,聲線低沉道,“是的,我妻子是黑馬的粉絲。”

冷淡的一句話,卻帶著旁人看不透的傲嬌。

記者聽到的隻是片麵的意思,可夏安心不一樣,她聽出了男人濃濃的自豪感。

就因為她說過,她喜歡黑馬,所以把他嘚瑟到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