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隨著一陣呼嘯而至的黑雲,易秋落在了崑崙山上的道觀之前。

儘管由於相關單位的緊急的部署,現在道觀之外的眾人都有所心理準備。

但是看著一團幾乎籠罩了大片天空的烏雲鋪天蓋地落下的時候,人性的情緒無疑是蒼白的。

而除了一部分必要的人員之外,經過緊急協商,一部分青少年新時期特種學習班的學員也被放進了道觀前人員的名單。

這部分名單是經過了綜合的權衡和各方麵的角力之後的產物,但對於將青少年新時期特種學習班的學員納入其中,倒是冇有得到過於激烈的反對。

而陳卦丕正是其中的一員,畢竟他那隨著時間的推移,日益變得強大的體質表現了他的不同。

或許在這一期青少年新時期特種學習班的學員當中,他是天賦最為卓越的學院之一。

陳卦丕看著那滾滾的黑霧,他冇有覺得驚愕或者是其他的情緒。

反而他的心中,充滿了一種異樣的情緒。

很難去描述那是一種怎樣的情感,它不是單純的喜悅亦或悲傷,卻又充滿了足夠強烈的刺激。

它像無處不在的空氣一般,在陳卦丕的內心深處瀰漫著、統治著!

也許……

陳卦丕的腦海中出現了某個畫麵:當他第一次看到那些灰白的、不辨真偽的、關於龍的圖樣記載的時候,他大抵就是這般的心情……

似乎從某一刻開始,傳說,便不再僅僅是傳說了……

“嘿,想啥呢,隊長喊你過去!”

一個熟悉的聲音將陳卦丕從某種觸動中驚醒過來,他用有些迷茫的雙眼看著自己的室友。

然後,他便看到正在凝望他的隊長……

在呆愣了一下之後,陳卦丕飛快地朝著隊長跑去。

這個時候,他注意到隊長前麵還有幾個人。

這些人不像他這樣鹹魚,隻能靠著未知的體質增長混學分。

他們都是青少年新時期特種學習班中表現比較突出的幾位,被其他學員稱為“新時代精英”的幾個。

對於年輕人而言,總是存在一番玩鬨的心思。

但是之後的事情,又有誰能說得好呢……

陳卦丕一邊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一邊跑到了隊伍前麵。

在隊長以某種令陳卦丕發毛的眼神看了他許久之後,隊長纔將頭轉向跑到最前列的幾人:

“從今天開始,你們的休息時間縮短1個小時。”

“晚上課程結束後,到道觀門口集合!”

隊長冇有解釋太多,在簡單粗暴地宣佈他們之後的相關的計劃便解散了。

陳卦丕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但他看著表情有些激動的其他幾人,他似乎隱隱有所覺悟……

或許變化,已經開始了……

…………

…………

在將孫道人和之飛送到崑崙之後,易秋便直接離開了。

易秋並不打算和物質界的相關凡物政權進行過多的交流,這和他的初衷是不相符合的。

此刻,易秋盤坐在雪山之上,他在試圖通過位麵意識進行某些規則的嵌入。

易秋從來不是將言語作為震懾手段的存在,尤其是對於物質界這般重大的決定。

既然他表示來分割開凡物和超凡的界限,那麼必須有相關的絕對秩序去進行維護。

毀滅一個生靈,對於易秋而言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但是如何用秩序束縛住生靈相關行為,卻不是那麼簡單了。

易秋對於秩序的相關資訊,還是掌握得頗為深入的。

但是如何將某種秩序嵌入位麵的法則,這對於易秋而言其實是超綱了的。

不過易秋也並不是希望,現在就能夠直接通過位麵意識來完成這一切。

他現在的想法比較簡單:他試圖讓位麵意識對某些有過超過界限行為的單位進行標記。

這對於位麵意識而言,其實是很簡單的。

儘管看起來,每時每刻對物質界的所有生靈進行監控是一件異常困難的事情。

但作為位麵意識的集合和位麵權柄的集中體,位麵意識天然就具備這種能力。

但一如位麵意識那處於某種永恒冰冷和絕對理性的上位生命思維,它是很難去按照凡物理解的進程去實現的。

就像人顯然是擁有遠超於螞蟻的思維,但是讓一個人徹底去代入螞蟻的某些行為顯然是困難的。

儘管人類在試圖將自己替換成螞蟻的視角,但是天然的人類思維便讓他始終處於某種限定的狀態。

簡單來說,人類隻會以自己的思維去試圖解讀和詮釋螞蟻的行為,但他永遠也無法徹底地代入。

所以說位麵意識也是如此,儘管它能夠收到易秋的一些訊息,但是它那異於血肉生命的思維狀態讓它無法全額地接受這些資訊。

就像易秋曾經進行的某些試探一樣,它更像是某種關鍵詞觸動。

就像螞蟻在地上圍繞出了一堆233的模樣,自然會吸引到人類的目光一般。

易秋鏈接著位麵意識,他在摸索著如何與這個宏偉的存在達成某種一致。

這其實比易秋想象得要困難許多,位麵意識的真實本質是他現在遠遠所無法理解的。

哪怕易秋已經毀滅了不少世界,但是這其中的概唸的截然不同的。

就像砸碎一台電腦隻需要一個揮舞錘子的莽夫就可以了,但是將其經營出一個燦爛的、多姿多彩的虛擬世界,卻需要足夠的本領和智慧。

儘管位麵意識對易秋的鏈接,表現出足夠的善意和支援。

但是作為從不進行這方麵學習和訓練的易秋,仍然覺得無比艱澀難懂。

那並不是一個簡單就能觸及的領域,那是能夠支撐複數不同力量傳奇職業的宏偉領域!

易秋一點點地剝離著那些更為高層的領域,他試圖快刀斬亂麻一般從那紛繁複雜的意識中找到屬於自己需要的。

這倒是並不複雜如果你也擁有超凡幸運的話……

終於,在易秋的尋覓之下,他從那足以令凡物意誌迷失的世界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那是一片充斥著某種神秘靈光的領域,世界的奧秘在這裡被剝削得淋漓儘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