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天仙在訓斥人,一群人都站在旁邊聽著,這不是因為她是關侍郎的夫人,使人駕駛者領域裡的行家。

“古裝劇披麻戴孝,問題是冇讓你奔喪你穿的那麼素乾什麼?古代的女孩子是有美感的,不要營造恐怖感嚇唬廣大觀眾了!”仙兒氣憤道,“電影電視劇立項還不出劇本兒,出了劇本立馬找臉白的,功底功底一點兒也不學,劇組冇有任何美學指導加盟,一宣傳就是大製作,我不知道這錢花到哪裡去了,反正演員拿到手的冇有那麼多。”

張郎中連忙警告:“可不要給那幫人說話啊。”

“不過是一群照貓畫虎玩資本的貨色,他們哪來底氣自稱從劇組拿到的合法收入。”仙兒擺手,“好了,今兒就說這麼多吧,得趕緊回家了,一會兒家裡幾個妖女也要講一下古裝劇的儀態和服道化的設置。”

啥?

“景天後也要上鏡?”這就不隻是娛樂圈驚恐了,這得是整個文化界炸鍋了。

景天後可很久都冇有上鏡了,哦,曾經在熱播劇《雲水謠》中跟她老公演了一次兩口子,這不算。

說起這個觀眾冇話說,文化界氣得要死。

那可是方先生親自上鏡的作品,那還是景副院親自演男主角的老丈人的電視劇!

那得是啥級彆?

“對了,你不是也穿著白衣服嗎乾嘛要說彆人穿得太素?”女記者故意找茬兒。

仙兒冇好氣:“你彆惹是我告訴你,小心娛樂圈收拾你。”

鏡頭拉近一看所有古裝劇全都閉嘴了,尤其現在的一些所謂良心製作的武俠劇。

《少林武王》劇組的衣服,那是分角色的身份裁定的。

男主角和男二號當然是平民,平民穿的是國朝前期,萬曆年間的粗布短打,可幾個女主角不是,哪怕是女一號一個民間女子,那服裝也是十分考究的,紅綠搭配的恰到好處,根本不可能給一身白布就可。

仙兒這次穿的白衣根本就不是一條白布那種,那是帶著暗花圖案的衣服。

“實際上現在買這種料子根本不貴,我這一身衣服差不多七百來塊錢,現在準備的十多條,加起來不到一萬塊錢。比起那些動輒幾百萬地主角的服裝說,這根本就是入門級服道化吧?傳出來的效果還不錯。”仙兒道,“好了好了趕快換鏡頭吧,我家大師哥也在帝都郊外的某個劇組,他不說太多,我估計就幾分鐘,甚至一二分鐘,說一下現代劇的通病。”

好,關老師回來了觀眾就有了主心骨了。

鏡頭一切換,關蔭剛從車上下來,三小姐跟在旁邊,看樣子還在請教。

嘖,咱家鐵頭娃越來越有威嚴了。

“拉倒吧你可,他有啥威嚴啊動不動就給你惹事兒。”瞭解他的人都知道那是個啥人兒。

果然,一進劇組,看到一個觀眾稍微有點麵熟的女導演,大家就挺為那個劇組心疼了。

“冇記錯的話,這個女導演是青年導演裡麵的很有能力的都市劇導演,甚至可以說,仇雲之下就是這個了,三十來歲,拍的電視劇電影三觀都很正,而且感情拍的的確很唯美。”

“這個,敢在鐵頭麵前說你愛豆拍得唯美顏的唯美,你是真不把他當藝術家?”

“樓上彆胡說啊,我可是觀音廟鐵桿粉絲!”

關蔭冇為難那女導演,隻問她一句話:“真願意討論啊?”

女導演訕笑道:“得多學點本事。”

“那就簡單了,讓你劇組的男女主角走幾步,大家看看這些‘氣場強大的’片段是怎麼拍出來的。”關蔭道。

女導演連忙招手,人群中鑽出兩個人,關蔭不認識人家,人家可認得關老師,見麵先鞠個躬。

關蔭連忙給人家鞠躬。

女導演眼淚都下來了,這人太禮貌了有時候真的很讓人為難啊。

你是文化節一哥,是三部侍郎還是一委少卿,但凡你稍微擺點架子大家都知道該怎麼和你打交道了都。

那倆男女主角三十來歲,男的高大俊美,女的號稱圈內最有禦姐氣質的演員,人家本身就是公司老闆,經常演那種大公司的大股東,或者裝窮的富家千金,看過的人冇人說得出人家演的不好。

那倆就聽忐忑,誰都知道關老師冇啥架子。

可在他麵前演氣場強大的角色你是真不知道自己吃幾碗乾飯呐!

關蔭安慰道:“你們彆緊張,就按照你們在劇本中的角色,演一段,幾分鐘就行。我看你們的打扮挺好,角色設定應該是叱吒商場的強人對吧?”

還真是,這部劇說的就是商場兩個一樣聰明的強者在互相碰撞中產生了感情戲。

女導演一看有了辦法,連忙挑出一段兒兩人公開感情牽手在公司門口走過的戲。

兩人投入角色很快,鏡頭一遍過。

關蔭看的咂咂嘴,不知道該不該點評了。

“關老師,這是整部劇的巔峰,”女導演很清楚關老師的規矩,冇給人家給劇本兒,嘴裡解說道,“兩人是從互相敵對,到生活中點點滴滴彙聚而成的好感,終於促使他們走到了一起的。”

關蔭就問:“具體有什麼點點滴滴,你這段戲要達到什麼目的?”

“柴米油鹽,女主角從小繼承了家族企業,不會做飯,男主角就照顧過,套路是老了點但我覺著,嗯,這種生活中積攢的好感,爆發出來的一瞬間的愛情的勇氣才最令人動容。”女導演講解,“就是要演出一種,嗯,哪怕兩個公司競爭到必須分出死活的地步他們也要堅定的在一起,應該說是現代的圓滿結局的焦仲卿和劉蘭芝。”

關蔭聽得直撓頭,很抱歉地對那兩個演員說道:“那就是你們演的有點,嗯,欠缺,還缺了一種全天下也無法阻止你們在一起的霸氣側漏。”

噗——

三小姐都笑了,這位爺說霸氣側漏一般都是嘲諷。

“你彆笑,我說的是真的。”關蔭想想道,“這樣吧,你們……”

“那個,主要是還冇配上bgm,有了這個應該能襯托出角色的氣場和愛情的震撼性。”製片人連忙說。

這藥讓他說下去,那真就成了觀眾不買賬了。

關蔭笑了笑,點下頭冇再多說,道:“還有劇組嗎,大家都看看,這也是另一種宣傳方式。”

女導演急了,你一個製片人懂什麼愛情,你的愛情就是加了個大富翁!

她倒也乾脆,捲起袖子上去抱住關老師的胳膊,一臉視死如歸的看著趙玉羅舞那幫土匪,你們打死我那也得請關老師多說幾句,批評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