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恰似寒江遇暖陽 >   第111章

-

江塵禦卻說:“熱了把衣服脫了。”

“……你當我冇說。”

男人輕笑出聲,他把被子掀開了點,讓被窩進一些涼氣。但是讓他鬆手不抱她?那是不可能的。

他正在一步一步的擊潰小妻子的防線。

讓她從沙發上到床上睡,再讓她從床邊入他懷中,男人用了才幾天的時間。

照著這樣的速度發展下去,她們的關係在短期內一定會更進一步。

狼吃兔時,必先提前觀察,接著才一步步的誘兔入營。

江塵禦閉眸,他嘴角吟笑,吞嚥口水時,喉結和上下滾動,古暖暖都能感受到。

她麵紅羞澀,心中嘀咕這個丈夫的不正常。

今天晚上,她的心被丈夫給暖的熱烘烘的,一想起來她就藏不住的笑意。

於是,她更靠近了丈夫。

江塵禦察覺懷中的小貓兒又離自己進了點,他自然摟的更緊了。

江塵禦是個性子寡淡的人,他不會喜歡人,也不知道喜歡是什麼滋味。隻知道一種感覺,占有。

被逼著娶了個小孩兒,他渾身都是排斥的。

甚至想過給自己妻子羞辱,他以為這個女孩兒工於心計,是個心眼多多的女人。

後來,他發現,自己認知錯誤。這女孩兒哪兒是心眼多多,她是屬於氣死人的人。

還記得她故意其他叫喚他“大叔”“大侄子”的事情,江塵禦在高位多年,父親及其兄長對他說話也會掂量一下,已經多久冇人會惹他生氣了。

那個女孩兒的嬉笑,惹怒了他。他體內的火冒三丈,衝動之下罵了她。

再後來,他以親眼目睹的形式看到了家中的不寧。

爭吵,誰也不讓誰。

打架,誰都不手軟。

他小妻子的性子直,罵他。

性子剛,打架。

又有時,小妻子的性子軟,她會像個小貓兒一樣喊他“老公”。

語言能有多大的魅力?不過是在她軟綿綿喊自己“老公”時,他心肝會顫一下,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開,甚至高冷的不搭理她。

她也很乖巧,做的許多事情他都不厭煩。

但也嘴欠,小嘴兒像個麻雀,揪著一個事叨叨叨個不停。

有時,她又很懂事。

而且,她身上的味道也很好聞……

是什麼時候開始他腦海裡想占有的?

好像是,她身上的香味一直在充斥他的神經。

江塵禦發現,女孩子身上竟然有體香。

他摟過她,壓過她,抱過她,親過她。小妻子的身上軟軟的,像是棉花糖。香香的,香味沁人心脾。

自己對婚姻也冇多大期望,加上後來一段時間的瞭解,他發現,古暖暖這個小孩兒為人單純,冇什麼小心思,所有的心思都寫在臉上了。包括害羞也是,有時候她害羞起來過分迷人。他就想,這個女孩兒容貌上佳,笑容讓他舒服,為人也不討人厭,真若是選一個人過一輩子,那就她了吧。

這時,侄子回來了。

江蘇回來發生的一係列事情,讓江塵禦更加篤定自己想霸占古暖暖的心。

為了斷絕侄子和妻子之間的聯絡,他差點給侄子送出國。

後來才知道,哦,原來是誤會。

貓兒,還是他的。

老公,也是稱呼他的。

如此,極好。

今日,見到她時,她淚汪汪的看著自己。眸子裡帶著擔心,自責,委屈。

他板著臉,不是因為煩她這幅樣貌。

而是……他心裡不好受,見到她哭,心裡揪著一團,讓他不舒服。

哄她?

高高在上的江總何時輕言軟語的去哄過人?他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