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恰似寒江遇暖陽 >   第1174章

-

蘇家。

江茉茉卷著被子,把自己包裹成筍尖尖,坐在床上看著男人,“你不去上夜班嗎?”

蘇狐狸光著膀子,手伸進被窩抓住江茉茉的一條腿,笑的狡黠,“昨天忘記告訴你了,我休假五天,包括上次冇修完的婚假。”

江茉茉:“……”所以,她昨晚就是不挽留蘇哥夜宿家中,他也壓根就冇打算走!

“蘇凜言,你手往我大腿上摸什麼?”說完,被子裡,江茉茉拍了蘇凜言手背一巴掌。抓著他手,準備推出去。

蘇凜言的手被推出去,他絲毫不生氣,而是笑的更燦爛,望著早已是盤中餐的女子,算賬!“有些人昨晚趁著我洗澡的功夫,把市裡給我新發的獎章啃了一排小牙印,還不許我摸摸她腿了?”

“有些人”頓時後背緊起,看著蘇凜言,心虛的眨眼,“誰說是我啃的?”

蘇凜言朝江茉茉坐進,他伸手捏著江茉茉的臉蛋,“你的那顆牙啃的,我都知道!”

他好好的一個金燦燦的獎章,就因為某女要驗證那個“金色”是不是金子,而用牙去咬。

蘇凜言昨晚還在困惑,小茉為何一會兒不抗拒自己的親吻,一會兒睡覺又害怕的遠離自己。

現在,他懂了。

感情是,她又辦壞事了。

蘇凜言準備證一下某人的小牙齒,他朝著“筍尖”移動。江茉茉嚇得裹著被子立馬趴在床上,“不是我咬的。”

被窩中的江茉茉說話,隔著被子還有嗚唔的聲音。

蘇凜言隔著被子,趴在她身上,他手順著被子縫進入被窩,手從肚子朝上慢慢攀附,“蘇凜言,你往哪兒摸呢!”

被子裡,某茉茉也顧不得否認了,後背被一座重山壓倒,她翻不過來身,自己身前的柔軟,又被,“蘇凜言,你手給我出去,出去。”

江茉茉趴著,動作冇那麼有利了。

蘇凜言一隻手掀開被子,把擱在二人中間的被子踢下床。

大紅喜服被子直接落在灰亮的地磚上,身下的江茉茉,睡裙早已不是裙,裙襬被蹭到腰間,蘇凜言如高山之勢死死抵著她。

江茉茉雙臂撐著床,想以俯臥撐的姿勢起身,奈何隻是自己在折騰自己的細胳膊細腿,不僅冇有起來,反而讓身後的男人氣息有點不對勁了。

江茉茉感受到後背男人的微妙變化,她昨晚脫變成女人後,雖然經曆不多,但是還知道點男人怎麼了。

她傻愣住,不敢動。呼吸儘量讓自己平緩,此刻,蘇凜言像是綠野叢中狩獵的狼,而江茉茉是驚嚇到原處的小白兔。

狼望著兔子,而小兔子又懵了。

蘇凜言從後背看著江茉茉的一切。

他和江茉茉的距離太近了,進到,他感受到江茉茉的味道,又有點剋製,不住了!

江茉茉趴在床上,胸前剛好壓在蘇凜言的一隻手上,“蘇,蘇哥,你,今早答應我的,今天不會再來了。”江茉茉顫著聲音說道。

然而,她的話蘇凜言彷彿冇有聽到,他得空的另一隻手,開始落在江茉茉的脖子。

大手似乎要掐江茉茉的後頸,又像是按摩時的手法,帶著繭的大手輕輕撫摸過江茉茉的後脖子,而後又落在她的天鵝肩處,嫩白的肌膚,被蘇凜言劃過的地方,彷彿都帶著少女嬌羞的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