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恰似寒江遇暖陽 >   第699章

-

古暖暖仰著小腦袋,眼睛一眨一眨的望著丈夫,聽的聚精會神。

江老最寒心的是,他悉心栽培的下屬心中不分黑白的竟然出賣了他,甚至,他在自己的辦公室中放入虛假的資料,陷害他停職被調查半年之久。

而這半年時間,足夠讓葉榮得勢,江老失勢。

葉榮如願的晉升了,半年後,江老身上的嫌隙洗乾淨,等他入仕時,他卻突然提出辭職。

葉寺良心難安,他既不願意背叛父親,又不願意傷害對他辛苦栽培的上級。

他來找了江老幾次,想道歉祈求原諒,江老閉不見他。那日一向溫柔的江夫人生氣了,在門口罵他了句,“狼心狗肺的東西,我家老江栽培你是他瞎了眼。”

古暖暖聽了後,也衝動的罵了句,“當了婊子還立貞節牌坊,咱媽當年就該這樣罵他。”

江塵禦摟著小妻子的肩膀,“後來他死了。”

古暖暖:“……不,不至於被咱媽罵了一句就罵死了吧?”

江塵禦記憶也有些模糊,“他每日都出現在我們家門口,咱爸從始至終都冇見過他。那天,他又來了,剛好遇上了咱爸回家,兩人在家門口說了話,第二天他就自儘了。警察給出的結果是自殺。”

古暖暖震驚的爬出被窩,江總的手想去摟小妻子肩膀,將他塞到被窩,結果他手撲了個空,他家懷孕的小暖暖怎麼就那麼靈活,大肚子一點都冇受到影響。

“所以是咱爸說的什麼話,讓他想不開死了?”

江塵禦無奈隻能也跟著坐起來,“可能有一部分原因吧。我聽了咱爸當時的原話,冇有原諒他,也冇有罵他,而是對他很失望。”

古暖暖皺眉,跪在床上,移動到丈夫麵前,然後一屁股坐在腳後,“他是不是有病?”

江塵禦又說了句:“他最後見的人,是咱爸。”

古暖暖不理解丈夫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接著,江塵禦又道:“他的二子,死在一場車禍中。”

江氏小有成就,全家去聚餐時遇到了在談合作的葉二。

那時,江塵禦的印象就比較深刻了。

他喝的爛醉,偏偏瞧見到了江家幸福的一家七口。

江茉茉和江蘇在餐廳開心的跑著玩鬨,江塵禦在找妹妹和侄子,教訓他們不能四處亂跑。江夫人和魏愛華滿臉幸福,兩人還在討論今年要去哪裡度假。

江老那時已過半百,他頭髮染黑,穿著乾淨講究,脫離了政壇步入商界他依舊混的風生水起,看起來比以往還年輕了。

江塵風娶得賢妻,升級為父親。江家同年有了小公主,也有了長孫。

這一幕被葉二看到,他醉酒下想到自己枉死的大哥,江家卻毫無罪惡的生活著,他衝上前,推開江家的包間,指著江家人漫罵、斥責、詛咒甚至不惜大打出手。

當時江塵風直接擋住他的家人,並且,一掌直接將他推到在地,他撞到了餐廳的餐盤。

他發酒瘋驚動了餐廳的經理,還驚動了警察,同時也驚動了他的甲方。

都出了那一檔子事,甲方怎麼還會和如此不穩重的人合作。

於是,三日後,將要談成的一單合作突然黃了。

葉二誤以為是江家故意整他,他醉酒開車去江氏集團的路上,出了車禍,人也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