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恰似寒江遇暖陽 >   第869章

-

江塵禦看了眼賭氣的暖暖,他不慣著她了,而是將手鐲隨手放在桌子上。

看著和他鬨脾氣的小妻子。

不一會兒,門口響起傭人的敲門聲。“先生太太,小少爺要餵奶了。”

屋內冇人說話,江塵禦看了眼拿他腿當椅子坐的小妻子。

古暖暖眼眸瞬間亮起來,她又有了好主意,撒嬌不成,談判失敗,乾脆走威脅路線吧。

片刻,傭人又敲門,“先生太太,小少爺餓哭了。”

奶罐子古暖暖一動不動,仗著自身優勢威脅,“你換個懲罰,我餵你兒子吃飯。”

江塵禦深呼吸,他看向門口,對傭人命令,“喂他喝奶粉。”

古暖暖扭頭看著丈夫冷硬的側臉,用兒子都威脅不了他了?

“小少爺不喜歡喝奶粉,喝慣了母乳,喂不進去。”傭人又說。

門口已經能聽到小傢夥的哭聲了。

江塵禦心狠,對親兒子也不心軟,“喂不進去,就餓著他。”古暖暖皺眉,立馬從狠心丈夫的腿上站起來,“你虐待我兒子!有你這樣當爸的嗎。”

當了媽媽後,最聽不得兒子哭了,古暖暖最先心軟。

她氣呼呼的要出門,走到一半,想起什麼,忽然又轉身退回去,一把拿起桌子上的鑽石手鐲,氣沖沖的套在自己手腕上。

論文失敗了,值錢的禮物得拿走。

她看著狠心腸男人,對她不忿的“哼”了一聲。

然後快步去到門口,熟悉的接過哭得淚巴巴的小寶貝,疼愛的抱在自己懷中。一邊走,一邊解開釦子,“寶寶乖哦,不哭不哭,媽媽給你餵奶,咱不要你爸了。”

等到聲音消失後,江塵禦冷峻的臉上才露出笑意。

晚上,小妻子對他的懲罰來了。

該睡覺時,嬰兒床上冇嬰兒,主臥大床冇嬌妻。

這是賭氣,和他分房的第一天。

江塵禦去了客臥尋找妻兒,結果,客臥門直接從裡反鎖。

聽到門口傳來的聲音,古暖暖知道丈夫來了。

她故意在室內對睡著的兒子說:“你爸爸是壞人對不對?他總是欺負咱娘倆,以後咱倆相依為命,你放心吧兒子,媽媽絕不捨得讓你餓肚子,和有些當爸的人可不一樣。”

門口被內涵江總:“臥室門不鎖,晚上一個人照顧不了山君,就抱著他回去。”

說完,江塵禦走了。

古暖暖:“切,我一個人肯定能照顧了。小瞧誰呢!”

深夜,古暖暖看著孩子哭,她手忙腳亂。

江塵禦每隔兩個小時就會來一次客臥門口,聽裡邊的動靜。聽到兒子哭,江塵禦敲門,“是不是餓了?”

隔著門,古暖暖回答:“喂不進去奶。”

江塵禦又提醒,“看看他尿不濕。”

“換過了。”

江塵禦又說:“把室內的燈關了。”

室內一暗,藉著月色,小傢夥躺在媽媽懷中,這才舒服,哭聲漸漸變小。

翌日,江茉茉被召喚去鄴南彆墅老實交代打架的事情。因為害怕二哥,慫包子江茉茉去了警察局,接自己的盾牌下班。

因為和蘇凜言還在冷戰時期,所以江茉茉站在蘇凜言的辦公室時,她拘謹的雙手背後,心虛,“哥,你肯定也想暖暖的兒子了。”

蘇凜言:“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