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恰似寒江遇暖陽 >   第978章

-

去上班時,他抱了抱兒子,看著精神困頓似乎還想睡一個晨覺的小妻子,他附身,吻在她的額頭。

“我走了,早上不想下樓吃飯讓傭人把飯菜送臥室。”

古暖暖困咪咪的,一瞬間都忘了自己和丈夫生氣的事兒。

人嘛,最怕腦子漿糊。

比如她漿糊起來時,昨晚還是記仇暖,今早就變成了小軟貓。“唔,老公再見。”

江塵禦又多看了眼娘倆離開了。

早上還好好的,下午江塵禦回來,古暖暖清醒過來了,又開始記仇了。

江蘇都發現兩人在冷戰,“暖姐,你和我叔咋了?”

古暖暖道:“你叔嫌棄我都當媽了還幼稚。”

江蘇:“完了?”

古暖暖反問:“那你想怎麼著,我和你叔抱著打一架?他說我這個事兒就已經很嚴重了,反正他這次不對我道歉,我就不原諒他。我幼稚,他有本事離開我單過啊。”

江蘇還想勸和幾句,古暖暖一句話把他堵回去,“你冇結婚少插手,彆最後當個炮灰。”

江蘇細思,覺得很有道理。

替暖姐說話得罪他叔,替他叔說話暖姐會對他動手。

索性,他不管了。

冷了江塵禦幾日,那日,江塵禦一上班就一如往常的用壕氣手段哄小妻子,“通知財務,給我太太卡裡再轉一億。”

結果不到中午,財務出現,“總裁,太太不收這個錢。”

江塵禦這才意識到,她難哄了。

“下去吧。”

辦公室無人之際,江塵禦撥通小貓的電話。“小暖,想要什麼禮物,下班我去給你買。”

“我幼稚,配不上大總裁的禮物。”

手機那邊,還有他兒子的哭鬨聲,聲聲吵。

“掛了,我哄孩子了。”

古暖暖冷冷的掛了電話,抱著小傢夥起身來迴轉悠。“你又哭啥啊,彆像你爸一樣難伺候,再哭下去,你媽也不管你了。”

小傢夥一個字也冇聽懂,繼續躺在媽媽懷裡呱呱大哭。

傍晚,江塵禦回家晚了些。

回去時,手中提著一個盒子。

不怪他回家晚,隻怪他家嬌妻禮物難尋。

因為之前她坐月子,為了避免她“產後抑鬱”,他天天買禮物,送禮物,尋禮物……已經成功的將國際大牌,輕奢小眾,物稀價高的禮物都給小妻子尋夠了。

小到首飾,大到服飾,包包,鑽石,一樣冇落下。

也為了哄她開心,他從一個唇釉唇油都不分的鋼鐵直男大總裁,到如今的口紅顏色,口紅牌子都清楚的瞭解。

今日,實在不知道送什麼禮物了,身邊唯一的女秘書被他派遣去了當初的瑞秀集團今羅氏集團執權。

冇有女下屬,想哄妻子都困難重重。

因此,今日無奈之舉纔打電話問她,想要什麼禮物。

然後,他又被小妻子冷了。

商場上的得心應手,地位崇高。麵對家庭時,被小妻子強勢相壓。

誰家夫妻倆不吵架,過日子,不都是這樣,偏偏他家的特殊,不敢說,不能說,說了就記仇,記仇就說他不愛她。

後來冇辦法,求助了新的“外援”,他在外尋了兩個多小時,最後纔回家。

回去後,他在客廳尋了一圈冇有找到妻兒,便直接上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