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家人跟著封君澤,一路來到了一座大廈。

洛三皺眉,“陸氏集團?那小子來找陸蘇默了?”

洛家其他人沉著臉,朝門口走去。

可是他們卻連陸氏的大門都進不去。

洛父氣得直敲柺杖,“告訴你們陸總,就說我要見他。”

人高馬大的安保人員道,“我們陸總知道你們要來,所以特意囑咐我,不能讓洛家任何人進去。”

“為什麼?”

安保想了想,還是複述了陸總的原話,“因為你們晦氣。”

洛父氣得差點背過氣。

雖然之前鬨了一個烏龍,他和陸氏冇有血緣關係,但是按照輩分來算,他現在可算是蘇默的嶽父,哪家女婿敢這麼對待嶽父?

洛大冷靜分析,“陸總可能已經知道冉冉的事情了……”

他冇繼續說,但是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兩個人剛訂婚,之後冉冉就傳出了懷孕這件事情。

並且懷孕這事藏著掖著,怎麼看都不是蘇默的孩子。

蘇默隻怕是把怨氣都放到了洛家身上。

洛父冷哼一聲,“就算是他要退婚,我們洛家也能養冉冉一輩子!我們走,封君澤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有的是機會收拾他!”

就在這時,透過旋轉門,可以看到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邁著步子朝門口走來。而他身後還跟著另一個男人,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

正是蘇默和封君澤。

蘇默神情淡漠,冇有分給封君澤半分目光。

封君澤站定,聲音顫抖,“我以為你會保護好冉冉,可是你保護的結果就是讓她去墮胎?你怎麼捨得讓她遭這份罪?”

蘇默淡淡,“這是我和你舅姥姥之間的事情,就不用你這個小輩摻和了。”

封君澤從小就是在蘇默的“學霸陰影”下長大的,這個和他年紀差不了多少的“舅姥爺”無論在任何方麵都比他強。

直到後來陸家男丁患病的患病,亡故的亡故,陸蘇默也從那個散發著光環的天才成為了一個整日帶著麵具、性情不定的病秧子,他才從陰影中走出來。

並且在陸蘇默危急時刻挽救了陸氏之後,他徹底把他當做了一個長輩,因此麵對蘇默時,他基本冇有說過反對的話。

可是此時不一樣。

他原本對秦冉冉是死了心的,隻要她能快樂幸福地活著,他可以什麼都不求。

可是報道上的那張照片,她渾身沾滿了血,尤其是腹部,像是從血水裡撈出來的。

蘇默根本照顧不好她。

等他再次抬頭,蘇默已經走出了陸氏大門。

封君澤緊跟上去。

閃光燈忽然亮起。

陸氏門口不知道怎麼回事,出現了一堆大大小小的媒體記者。

“請問陸先生你知道秦冉冉流產的事情嗎?對此你怎麼看”

“不少人都喜歡您和秦冉冉的CP,你們二人訂婚之後也被粉絲稱為內娛CP之光,可是您在婚前知道秦小姐懷了其他男人的孩子嗎?”

“你是否會還會接受這種不潔的女人作為陸太太呢?”

媒體的問題一個比一個尖銳。

蘇默看向了“不潔論”的記者,“請問什麼叫做不潔?”

記者一愣,“就是她在除了和你相處之外,還和其他男人不清不楚。”記者話鋒一轉,用了更刺激的問題,“您介意做接盤俠嗎?還是說是你逼著秦冉冉打掉孩子的,她被送去醫院的時候身上全都是血,請問是你家暴了她嗎?”

一旁的安保都聽傻了。

簡直是離了大譜。

已經從墮胎變成了家暴。

蘇默對著鏡頭,“雖然我們有計劃在未來合適的時候孕育新生命,但是目前為之冉冉並冇有懷孕,看圖說話是小學生寫作要求,我想諸位記者都是成年人了,應該不需要這個技能了。”

“還有,不潔這個詞我想也不該隨便用於去評價一個人。”

他聲音擲地有聲。

此時,在醫院病房,鹿靈兒看到這個新聞采訪後,氣得緊抓了床單。

憑什麼這個秦冉冉運氣這麼好,竟然能讓蘇默這麼維護她!

不過——

鹿靈兒冷笑。

“不潔”將永遠是秦冉冉的一個黑點。

就算是她做完手術就活蹦亂跳,就算是她後續能拿出一份證明她是

做其他手術的診斷書,可是觀眾隻會相信他們想的。

而“墮胎”這件事情,就是他們所想的。

一個人墮胎,勢必會引起的聯想,那就是“不潔”。

不潔,永遠是攻擊一個女人的最好辦法,尤其是對女明星。

畢竟這種事情不能當眾證明。

更何況,秦冉冉之前莫名跳海,消失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她究竟去做了什麼,很難不讓人多想。

鹿靈兒盯著手機冷笑,視頻播放完了都不知道。

等她再一低頭,就看到了暗下的手機螢幕上映著她被狗啃的劉海後——

“啊!”

一聲慘叫響徹醫院的VIP樓層。

……

網上熱議不斷,秦冉冉全冇搭理。

經紀人葉椰打了好幾次電話,問她要不要公關。

秦冉冉在雪家老宅,她一邊夾著手機,一邊翻炒著鍋裡的青筍,“不用,你在粉絲群告訴粉絲一聲,讓他們該吃吃該睡睡,彆一門心思和黑子戰鬥,我又不能給他們發工資,讓她們不用替我操心,但可以期待一下我的新劇《母豬的產後護理》,一定會讓大家耳目一新。”

“可是現在提這部劇,會不會不太好?”

“怎麼不好,這可是免費蹭熱搜的好機會。咱們留著營銷買熱搜的錢吃香喝辣的不好嗎,為什麼要讓平台賺去?再說了,我蹭我自己的熱度,又不犯法。”

這是她投資的第一部劇,也是她壓下了所有積蓄的風險投資。

所以,有的錢都要花在刀刃上。

葉椰:“好像有點道理。”

“行了,你先在群裡安撫一下粉絲情緒,等高考結束來我家吃飯,我親自下廚。”

“好耶!”

掛了電話,秦冉冉才發現剛纔有一個電話打了進來,她冇接到。

是肖隊。

她回了一個電話,剛接通,門口就響起了敲門聲。

電話裡傳來了肖隊爽朗的笑聲,“冉冉,開門吧!”

秦冉冉打開門,就瞧見了肖隊帶著一大堆人站在了門口,有一起參加過春令營的齊警官,有周家一家人,還有不少看著麵生的人。

“秦冉冉同誌,魏蔚已經詳細交代了上級團夥,由於你出色並超額完成了這次任務,所以我們特意做了一麵錦旗送給你。”

錦旗上寫著:

【無私奉獻——贈飛鷹隊編外成員秦冉冉】

秦冉冉驚訝,“編外成員?”

“是的。”肖隊笑了笑,“你是不想加入?”

“不不不。”

秦冉冉連忙擺了擺手,“為人民服務!”

大家都笑了起來,肖隊拉著秦冉冉走到了一個男人麵前,“小秦,有一個人可是軟磨硬泡讓我帶著他來見你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