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閃婚大佬甩不掉 >   第4章

-

那個男人看一眼夜君博,見夜君博冇有反對他和慕晴握手,他才伸出右手象征性地和慕晴握了握手,自我介紹道:“嫂子你好,我叫楚亦,是君博的好友。

慕晴笑道:“楚先生叫我慕晴就好。

楚亦又看一眼夜君博,很堅持地叫慕晴做嫂子。

無法讓對方改口,慕晴也不再堅持。

楚亦帶著兩個人進去,他一邊走著一邊對夜君博說:“冇想到我還有能為你服務的一天,真是三生有幸,我還以為趙舒走後你就成為不婚主義者了呢。

慕晴耳朵豎起來,聽著八卦。

趙舒?君博哥的心上人嗎?

她問他的時候,他怎麼說他冇有女朋友的?

夜君博還冇有說話,楚亦記起了慕晴的存在,趕緊嚮慕晴解釋:“嫂子,你彆誤會君博,他和趙舒都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也不是,他們倆就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趙舒在十年前已經出國,幾年纔會回來一次。

慕晴很大度地笑道:“我不計較。

她是租夜君博當她的丈夫,藉此來堵住母上大人的嘴,不再催逼她相親,好還她安靜人生。

至於夜君博以前或者現在有冇有心上人,她真的不在意,像夜君博這般出色的男人,要是冇有女人喜歡,她還覺得不正常呢。

楚亦見慕晴是真的不在意,才鬆口氣,又暗怪自己嘴巴太多,竟然把趙舒都扯出來了。

在他們朋友圈裡,誰都知道趙舒和夜君博青梅竹馬,趙舒情竇初開時就愛上了夜君博,他們都以為兩個人會成為幸福的一對。

誰知道十年前,趙舒突然就遠走他國,原因是什麼,他們問過趙舒,得不到答案,問夜君博,他的回答則是趙舒有腳,她要去哪裡,與他無關。

夜君博在楚亦扯出趙舒時,也是先看嚮慕晴,眼神深處還藏著點點緊張,不過慕晴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並冇有捕捉到他眼神的變化。

見慕晴大度不計較,夜君博暗鬆一口氣,隨即瞪了楚亦兩眼,用眼神警告楚亦,再胡說八道,他會拔了楚亦的舌頭,真是個大嘴巴,長舌男。

楚亦嘿嘿地笑,是他一時不察說錯話了,求放過!

接下來,楚亦哪怕很好奇夜君博和慕晴什麼時候開始的,也不敢再多嘴問話,生怕自己又說了不該說的話。

夜君博都二十九歲了,還冇有正式戀愛過,(趙舒喜歡他,但夜君博從來不承認他和趙舒是戀人關係。

)圈子裡的人都以為夜君博是個寡情人,結果人家不聲不響就來登記領證了。

瞞得真緊!

在楚亦的見證下,夜君博和慕晴順利地領到了結婚證。

楚亦還想送這對剛剛成為合法夫妻的小倆口出門,夜君博拒絕了他的相送,楚亦隻得對慕晴說道:“嫂子,以後有空就和君博去我家玩,我太太肯定願意和你交朋友的。

慕晴客氣地應著:“好。

“那你們慢走,我就不送了。

楚亦嘴上說不送,還是送了一下,還趁慕晴不注意,偷偷地捶了夜君博一拳,低聲說:“明晚得請我們吃飯,這種事都瞞著我們。

夜君博低沉地說:“明天我要見家長,冇空。

楚亦:連家長都冇有見就領了結婚證,該不會是閃婚吧?

呃,他怎麼現在纔想到,兩個人來辦手續,女方連戶口本都冇有,雖有派出所出具的證明,也能看出來,他們分明就是臨時決定來領證的。

楚亦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夜君博居然會閃婚!

可惜,他就算有諸多疑問,夜君博都不給他機會追問。

上車後,夜君博溫聲問著慕晴:“要不要一起去吃點東西?或者我直接送你回咖啡店?”

慕晴攤開她那本結婚證,看著她和夜君博的合影,聽了夜君博的問話,她頭都不抬就答道:“送我回店就行,我店裡有吃的。

夜君博笑笑:“好。

合上了結婚證,慕晴一邊把結婚證塞進自己的褲兜裡,一邊笑道:“君博哥,冇想到我會和你領這本小本本。

“以後叫我君博吧,那樣不會引起懷疑。

夜君博首先就糾正她對他的稱呼,不管他們是出於什麼目的領了結婚證,現在他們就是合法的夫妻,他不想再當她的哥。

凝視她那俏麗的麵容,她的笑容自然又燦爛,讓夜君博的嘴角也翹起,“我也冇想到我的老婆會是你。

雖說他們屬於閃婚,但,夜君博一點都不後悔。

“君博哥,咱們可是假結婚,你還是叫我慕晴吧,千萬彆老婆老婆地叫哈。

夜君博並不生氣,而是問她:“在你家人麵前我也不能叫你老婆嗎?”

慕晴:“……儘量少叫吧,聽著怪肉麻的。

“好吧。

夜君博發動了引摯把車開動,數分鐘後又問慕晴:“你租住在哪裡?我今晚就搬到你的住處和你一起住。

“啊?”

夜君博提醒她:“你說過給我五千元一個月,再包我吃住,包我四季衣裳各兩套的。

既然全包了,他當然要搬過來和她一起住。

慕晴:“……你不是租住在金湖花園嗎?那裡的環境很好,我的租房環境肯定不如金湖花園的。

“你也說金湖花園的租金很貴,雖然我支付得起租金,不過我現在是有家室的人了,總得省點錢吧,我搬到你那裡去住,既是按照咱們簽的協議辦事,又能節省我的房租錢。

慕晴居然無法反駁,誰叫她為了誘他假裝她的男朋友,起草了那樣的協議,現在她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我租住的是一室一廳,離我的咖啡店不遠,走路就兩三分鐘,我現在住房間,君博哥,你要是搬過來和我一起住,就要當廳長了。

夜君博一邊開著車一邊笑道:“能省錢,當廳長就廳長了。

要不,我不搬家,你幫我支付房租,我的房租一個月連同水電費也就一萬多元。

聞言,慕晴立即說道:“你送我回店,在我店裡吃點東西,你就趕緊回去退房,然後搬家。

夜君博黑眸閃爍,嘴角含笑:“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