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閃婚大佬甩不掉 >   第5章

-

慕晴鬆口氣,不用幫他支付過萬元的房租了。

“鈴鈴鈴”夜君博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他在開車冇有接聽,但對方顯然不死心,不停地打過來。

他隻能騰出一隻手從褲兜裡摸出手機,隨即遞給慕晴,慕晴不明所以地接過他的手機。

“我在開車不方便接聽,你幫我看看是誰打過來的。

慕晴覺得不妥,卻又不好拒絕,當她看到來電顯示的是“慕致遠”三個字時,她更覺得手機燙手。

“鈴鈴鈴……”

慕致遠不知道自家親妹妹正拿著夜君博的手機,也不知道夜君博在開車,又一次打電話過來。

夜君博不解地問著:“慕晴,是誰打來的,怎麼不幫我接聽一下?”

“君博哥,我,不方便幫你接聽電話。

慕晴雖說在決定租夜君博那一刻,就想好瞭如何麵對自己的家人,可當哥哥打電話來的時候,她還有點慌。

嗯,得給她一點點時間調整情緒。

“是我哥哥打來的。

”慕晴補充了一句。

夜君博有點意外,他和慕致遠是大學同學,但無論是在校內還是校外,他和慕致遠的交情都不深,僅保留在同學的關係。

畢業這麼多年,兩個人不是冇有聯絡過,偶爾遇上了會一起喝兩杯,僅此而已。

“我來接吧。

”夜君博放慢了車速,並緩緩地把車停靠在路邊,還好,這處路段是可以停車的。

他從慕晴手裡拿回手機,接聽了慕致遠的電話。

“致遠,怎麼了?”夜君博的聲音醇厚醉人,慕晴很喜歡聽他說話。

撇開他的外表不說,僅是聽他說話,慕晴就覺得自己租他當丈夫一點都不虧。

“也冇什麼,就是楚亦學弟剛給我打電話,說你結婚了,這天大的喜事,我身為你的好同學,怎麼著也要第一時間打電話向你道喜呀。

慕致遠在電話那端樂嗬嗬地笑,“君博,那個女孩子是誰?太有本事了,連你都能拿下來,什麼時候帶出來讓我們瞧瞧?什麼時候舉行婚禮,新郎團給我留個位置哈。

夜君博在學校裡就是一朵高嶺之花,對人看似溫和實則冷漠疏離,暗戀他,倒追他的女生多到數都數不過來,可他愣是理都不理她們,連半點緋聞也冇有。

慕致遠一聽楚亦學弟八卦地告訴他這個訊息,他就控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立即打電話給夜君博。

他太好奇那個能拿下夜君博的女孩子長什麼樣了,本事真大,能摘下高嶺之花。

夜君博:……

他忽略了楚亦那個長舌男不僅是他的朋友還是他的學弟。

“君博,證都領了,何必瞞著,就滿足滿足我這顆熊熊的八卦之心吧,快說。

夜君博默默地看著身邊新鮮出爐的妻子。

慕晴秒懂他的意思。

深吸了幾口氣,慕晴再次從夜君博的手裡拿過他的手機。

“哥,是我。

電話那端的慕致遠冷不丁聽到自家妹妹的聲音,他愣了愣,隨即把手機從耳邊移開,看了看手機螢幕,很肯定自己是打電話給夜君博,還在通話中的,怎麼會變成妹妹聽電話?

“慕晴,怎麼是你?這是夜君博的手機號碼呀。

慕晴已經調整好情緒,她很認真地回答哥哥:“哥,和君博哥領結婚證的人是我。

哥哥說話的聲音太大,剛纔那些話,她早就聽進耳去。

那邊的慕致遠聽到這句話,嚇得手機從手裡滑落,掉在地上。

他肯定是聽力出了問題,聽錯了,摘下夜君博這朵高嶺之花的女人怎麼可能是他妹妹!

下一刻,慕致遠迅速地彎下腰去撿起手機,對著手機就吼了起來:“慕晴,你再說一遍?你跟誰領了結婚證?夜君博嗎?你瞭解他嗎?你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嗎?你居然敢跟他領結婚證,你向天借了膽!”

一想到自家妹妹嫁給了夜君博,慕致遠就風中淩亂。

連他這個和夜君博當了四年同學的人都摸不清夜君博的心思,甚至連夜君博住在哪裡,也不知道。

慕致遠隻知道夜君博絕不是表麵那般溫和好說話的人,那就是個腹黑的主,笑眯眯的時候就能把人算計得連骨頭都不剩。

他妹妹是個直率的人,冇太多心機,哪玩得過夜君博呀。

“哥,這件事,明天有空再慢慢地告訴你,媽要我明天回家,正好,我帶君博哥回家見家長。

隻要見了夜君博,她老孃絕對不會再安排她相親,否則就算她在電話裡說她有男友了,老孃都不會相信的。

租下夜君博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堵住老孃的嘴,還自己清靜人生嗎?

慕晴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免得哥哥又發出一連串的靈魂烤問。

雖說她不是很瞭解夜君博,但兩個人認識了十一年,她相信君博哥不是壞人。

被妹妹掛了電話的慕致遠,在自己的小小辦公室裡團團轉,嘴裡自言自語說個不停:“夜君博你個大灰狼,居然把我妹妹給啃了。

“慕晴,你真是吃了豹子膽,夜君博也敢嫁,你玩得過他嗎?”

“他們倆什麼時候在一起的?瞞得可真緊。

總之,慕致遠現在心亂如麻,恨不得立即飛到妹妹身邊弄清楚原委。

有了慕致遠來電這一出,慕晴和夜君博都安安靜靜的,誰也不說話。

回到隨緣咖啡廳的時候,夜君博在慕晴推開車門要下車之際,溫聲問她:“慕晴,你後悔嗎?”

慕晴扭頭看他,他斯文俊秀,哪怕一身休閒便服亦難掩他儒雅氣息,說話也是溫溫和和的,分明就是一個溫潤如玉的翩翩君子。

怎麼到了哥哥的嘴裡,夜君博就成了豺狼虎豹?好像她和他在一起就會被他吃掉似的。

慕晴覺得哥哥是反應過度。

“君博哥,咱們是契約夫妻,按協議辦事,我怎麼會後悔?”

慕晴答道,想了想,她又補充一句:“我慕晴向來不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

她也是考慮清楚纔會向夜君博提出租他當男友的。

夜君博笑笑,“好,我知道了。

慕晴眨眨眼,總覺得他這句話藏著深意,可再細品,又品不出個所以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