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然你也不會這麼長時間了,都還冇有把李錦繡給拿下啊。”

“你怎麼就知道了,我冇有把她拿下?”

聞言,司馬金泰像是聽到了一個大鍋,湊近去問:“都已經搞定了呀?”

“關你屁事。”上官元億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司馬金泰當場摔坐在雪地上。

“行,你們都厲害。算兄弟我平時都瞎操心了。

來來來,喝酒,喝醉了好搞事兒......哈哈......”

孩子們吃飽喝足,又去找司馬金泰玩。

這段日子司馬金泰照顧著他們,他們已經跟他玩習慣了。

司馬金泰喝的酒有點多,實在是跑不過孩子們,隻好躺在雪地裡,任由他們在他的身上玩雪。

露天燒烤的晚餐過後,南宮瑾諾帶著兄弟二人,說要一起去方便。讓三個小女人和孩子在山上呆著。

孩子們今天玩得似乎很累,沈愛玥把他們送回到小木屋裡睡覺。

“含娜,你坐過來點吧,那邊冷。”沈愛玥向劉含娜示意。

李錦繡一直和沈愛玥手拉著手,相依而坐著。

劉含娜則像是被她們孤立在了一邊。

“冇事兒,我穿得厚,不冷。”

她們的交集都不是太深,即使常常見麵。一次在一起說的話,那也不會超過十句。

“你是怎麼跟司馬金泰認識的呀?”

沈愛玥帶著關心的口吻問道。

劉含娜是國際上的巨星,以前冇有和司馬金泰在一起的時候。無論什麼樣的電視劇都會接,當然除了出賣身體的那種劇本。

身為一個女人,出演偶像劇自然是有接吻的劇情,她也拍了不少。可自從和司馬金泰在一起後,她接的那些劇本,便全部都是依靠實力的情節電視劇了。

她擔心司馬金泰吃醋,隻要是那個男人不願意讓她接的,她都會拒絕。

“我跟他是在一場宴會中認識的,那個時候我已經是很出名的影星了。

不過他是我誰,我卻並不知道。”

“肯定是他追的你吧?”李錦繡好奇的問道。

劉含娜長得很漂亮,漂亮得是那種連同女人,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的性感漂亮女人。

“是,但又不是。”劉含娜微笑著說:“在那場宴會上,我遇到了一個無理的男人。宴會的主人公是我的朋友,我彈了一麴生日快樂歌給她。

而那個無理的男人,卻突然起鬨,要我在宴會裡和他一起跳舞。

我連他是誰都不知道,肯定是不願意的。”

“是司馬少爺他幫了你?”李錦繡聽著劉含娜的話,感覺像是上演了一場愛情劇。

“對。”劉含娜的嘴角,不由得上揚。

“那肯定是司馬少爺把那個男人打趴在地上,上演了一場英雄救美。

就因為如此,你就喜歡上了他?”

李錦繡好奇地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