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疼,娘,你輕點。”林鹿鳴疼得嗷嗷直叫,他看向東方玨,“爹,你快管管我娘。”

東方玨輕笑,“你妹妹都出嫁了,你還冇成親,你娘著急也正常。”

林鹿鳴好不容易掙脫開林飛鏡,和東方瓔東方玖湊到一起。

三個人感歎,“大齡單身青年冇人能懂啊,離他們遠點。”

秦偃月和東方璃笑得不行。

“皇後孃娘。”翡翠和杜衡激動的上前來,“可算見到你們了。”

杜衡和翡翠隻生了一對雙胞胎,咕咕嚕嚕。

咕咕嚕嚕已經長大了,他們跟秦偃月東方璃不熟,早早就跑去跟孩子們一起玩耍。

“翡翠,杜衡,你們一點都冇變化。”秦偃月也很激動。

杜衡撓著頭,“哪有,我都老了很多了。”

東方璃微微點頭,“是老了。”

杜衡:......他就客氣客氣而已。

“姐姐!”江銜玉激動地揮手,“我呢我呢,我是不是變老了?”

“玉兒。”秦偃月看著玉兒的眉眼。

玉兒已經徹底恢複正常。

“玉兒越變越好看了。”秦偃月笑道。

玉兒嘿嘿笑著,“姐姐也是!”

姬無煙依然冷冷的。

隻不過他懷裡抱著一個小娃,手裡還牽著一個,破壞了他的絕然冷意。

“偃月,你可算回來了。”祝蓉看到秦偃月之後,滿腹抱怨,“我也想跟你們一樣去逍遙,可陸修不肯,整天在家無所事事,瞧瞧,我又懷了。”

祝蓉摸著肚子,“這都三了。”

陸修雙手合十,“我的錯,我的錯,這是最後一個。”

祝蓉賞給陸修一個白眼。

她想跟秦偃月說會兒話,無奈看到小女兒被絆倒了,哭得厲害。

她無奈,隻能先去哄小女兒。

飛影和冷幽倚,白蔻和秦俊烈,還有赤箭和柳馳,東方幸和月露,以及陸覲等等,人都已到齊。

盛大的團圓盛宴即將開啟。

秦偃月忍不住往外看了看。

團圓日還少了個人——白臨淵。

白臨淵在他們雲遊之後也去了各地雲遊。

這麼多年了,他們還冇見過麵。

也不知這次他會不會來。

時間已到,宴席已開。

然而,白臨淵依舊冇有來。

秦偃月微微歎了口氣。

想來,白臨淵是來不了了。

秦偃月張羅著眾人開始用膳。

誰料。

眾人才吃了第一口菜,臉色大變。

他們舌頭髮綠,發麻,無法再吃東西。

菜裡有毒!

所有的菜裡,都被人下了毒。

這毒也不是致命的,更像是惡作劇。

秦偃月臉色一變。

能夠神不知鬼不覺下這種毒的,隻有白臨淵。

但是白臨淵不會做這種無聊惡作劇。

秦偃月看了看四周,最終鎖定了一個位置。

“老七,在右上角。”秦偃月道。

東方璃很快將右上角藏著的人抓了下來。

那小娃娃冇想到會被抓住,臉色一變,掙紮著想跑。

東方璃哪裡會給他機會,死死的捏住小娃。

小娃著急了,扔出各種各樣的毒藥。

這些毒藥有的非常烈。

東方璃不得不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