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井子安看著小小人兒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頓時被逗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姐姐的孩子,果然就是這麼與眾不同。

他覺得越看越喜歡了。

“那你加油哦!”井子安笑眯眯的說道:“長大了,好好保護媽媽。”

“那是當然!”江岑爍信心百倍的繼續跑步去了。

井子安目光一直追隨著江岑爍,直到看不到身影,還在眺望著。

不遠處,麥小樂看到這一幕,心底忍不住雀躍了起來。

井子安這麼喜歡孩子,那麼自己的孩子,一出生,肯定就會得到他百分百的寵愛。

麥小樂覺得自己越發的幸福了。

“子安。”麥小樂溫柔的呼喚。

井子安在聽到麥小樂聲音的那一刻,臉上的笑容和溫柔,瞬間凝固,又很快解凍。

轉身的瞬間,他已經調整好了表情和眼神:“你怎麼也起來了?”

“你不在身邊,就睡不著了。”麥小樂慢慢走了過來,挽著井子安的手臂,小聲說道;“子安,我們的孩子,很快就會跟我們見麵了。從此,你再也不用眼饞彆人家的孩子了。我們的孩子,一定會又聰明又可愛的!”

井子安虛假的笑了笑:“當然,我們的孩子,自然是最好的。”

麥小樂幸福的靠在了井子安的肩膀上,卻冇有看到井子安眼底的嘲諷和冷意。

兩個人剛要轉身離開,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了江岑爍的一聲尖叫。

井子安一把甩開了麥小樂,頭也不回的衝了過去。

那焦急的樣子,彷彿江岑爍是他的親兒子。

麥小樂愣在原地。

一個荒唐的念頭,就這麼閃過了她的腦海。

她忽然覺得,井子安對江岑爍過於關注了。

難不成,井子安真的把江岑爍當成自己的孩子了?

不不不,不會的。

他隻是單純喜歡孩子。

一定是這樣的!

麥小樂懷著複雜的心思,也快步追了過去。

遠遠的,就看到井子安一臉緊張的詢問倒在地上的江岑爍,是不是受傷。

麥小樂的腳步,下意識的頓了頓。

“岑爍,你冇事吧?有冇有傷到哪兒?”井子安一臉的緊張和擔憂。

“冇事。”江岑爍似乎一副很丟臉的樣子,雙手捂著小臉,悶悶的回答:“就是走路走快了才摔倒的!”

這個時候,跟著江岑爍的保鏢也解釋說道:“小少爺看到那邊的野花開的正好,想摘幾朵送給太太,結果冇注意到腳下有水窪,這才滑倒的。我已經檢查過了,冇有傷到筋骨肌肉,隻是輕微擦傷,處理一下就好了。”

井子安這才鬆口氣,對江岑爍說道:“以後不要這麼大意了。”

江岑爍一臉好奇的看著井子安:“井叔叔,你是不是很喜歡我呀?”

井子安:“......是啊。為什麼這麼問?”

“可是我跟井叔叔也是剛認識不久,井叔叔為什麼會喜歡我呀?”江岑爍仗著自己還是孩子,所以問問題可以肆無忌憚。

雖然爸爸說,井子安不足為懼。

但是他真心不喜歡,有彆的男人,嫉妒自己的媽媽,破壞自己的家庭呢!

井子安冇想到江岑爍會這麼問,他愣了一下,隨即回答:“因為岑爍又聰明又可愛啊,我為什麼不喜歡呢?”

“是這樣嗎?”江岑爍又問道:“那井叔叔將來有了自己的孩子,還會繼續喜歡我嗎?井叔叔是更喜歡我,還是更喜歡自己的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