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摸還好,一摸給鐵河嚇得打了一個激靈,差點就一腳把姬起水給踹下去。

姬起水大怒:“你乾什麼?想踢死本少爺嗎?”

鐵河也大怒:“你乾什麼?手涼的跟死人也差不到哪兒去,老子冇開槍崩了你,已經算給你麵子了。”

“現在我們都抓了鐵索這麼長時間,誰的手都不熱乎。如果按這個算,我們都有可能是鬼。”白狼分析道。

“老子管你是人是鬼,我現在就要出去,你要是不同意,老子現在就把他們四個都殺了。你帶我自己出去!”野狼這話音一落,我們都變了臉色。

他這個瘋子,說的出來就做的出來,而且他這麼說,也排除了自己是鬼的嫌疑。

老周卻最冷靜,仰著脖子問道:“掌櫃,你能不能說的再仔細一些,什麼叫我們這裡的有人已經不是人了,這個說辭也太籠統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我們在地下玄宮裡麵的時候,曾經遇到了屍災,成群的剝皮鬼將我們圍住,我明明記得我們四個都死了,可是醒來的時候,我卻已經在了薩滿屍宮的金色輦車之上,身上的傷也都好了。如果不是聽到冰雷王的屍吼,順著青銅鏈條爬下來,我還以為你們所有人都死了呢。”蘇妲己緩緩開口說道。

蠍子聽的寒毛直豎,一下子整個人就徹底懵了。

不會吧!?蘇妲己說的跟姬起水,白鳳元二人說的怎麼完全不一樣?

當時不是應該是白鳳元點燃了屍堆,烈火震退了群屍,眾人苟延殘喘,用仙藥續了命,然後一起爬了龍柱嗎?

難道姬起水和白鳳元是在騙蠍子?那......這鬼......

大山幾乎不敢往下想了,想起之前姬起水毫無征兆的發瘋砍人,還有白鳳元吃仙丹露出的惡毒笑容,他就害怕起來。

“你胡說!我看你是被鬼給迷了!我們明明是四個人一起爬的千龍昇天,你先我們三人進了靈宮大門去探查情況,說不定你現在就在這裡鬼喊捉鬼,想要勾起我們的自相殘殺。”姬起水激動的大聲叫道。

可是野狼他們去不信他,紛紛端起槍指住下麵的奇珍閣三個。

李牧漸漸警惕起來,看著有些情緒不對的眾人隨時準備出手。

“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那麼白掌櫃剛纔完全冇有必要一擊殺死冰雷巨屍,而是應該讓巨屍直接除掉我們纔對。”林英招沉聲說道。

姬起水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額,貌似還真是這麼一回事,可她為什麼要說謊呢?我們呆在一起三天時間,直到剛纔她才單獨離開。是不是老白?”

白鳳元冇有回答。

姬起水又問:“我說白少爺,這個節骨眼上,你倒是給老子我說句話啊!”

蠍子也覺得蹊蹺,低頭向下一看,頓時發現他的腳下竟然空空如也。

“嗯?不對啊!剛剛人還在我腳下呢,怎麼這麼一會兒人不見了?難道丟了不成?”

“不會是剛纔鎖震的時候摔下去了吧?我說怎麼半天冇有答話呢。”就在大山正覺得奇怪,突然想起來蘇妲己在上麵說的話來:“我們當中有一個人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