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強哥這個辦法可行,我現在就去找李永泰。”

那個大漢很快就走了。

屋子裡恢複平靜,隻有強哥在吞雲吐霧。

那一邊的君立睡了一天,傍晚,餓醒的。

他冇有在自己家裡用餐,而是跑到了中心主屋去蹭飯,順便問問大嫂是怎麼安排李珂姐弟三人的。

慕晴知道他過來的真正目的,他一坐下,慕晴就主動告訴他:“給李珂安排了一份花匠的工作,負責你們三房那邊的花草樹木,她的弟妹都是未成年人,我們家不能用童工。”

君立想著花匠的工作也不算很累人,先是點頭,等他消費完大嫂話裡的意思後,他說:“大嫂,怎麼安排到我家裡去?我們那邊都有花匠,不需要換人。”

慕晴說得理直氣壯的:“人是你帶回來的,當然要放在你的眼皮底下,讓你看著,免得出差錯,要是她犯了錯,也由你處置她。”

反正人是君立帶回來的,就要君立擔保。

君立:“……早知道我就不多管閒事了。”

慕晴笑道:“你也算是救了她姐弟三人,是功德一件呢。”

“李珂在你們家當花匠影響不到你吧?你又不天天逛院子賞花。”

“可我總覺得她以後會常在我眼皮底下晃來晃去的。”

慕晴依舊笑,“李珂長得挺好看的,她在你眼皮底下晃來晃去,也賞心悅目呀。”

君立:“……大嫂,你預感到了什麼?”

他知道好幾對現在恩愛的夫妻,當初都是他大嫂覺得他們會成為一對兒。

慕晴:“……你以為我有第六感呀。”

“大嫂,我多管閒事是不忍心看著兩個女孩子被逼上絕路,一時心軟就收留了他們,並冇有其他意思的,真的不是衝著李小姐的美貌,我見過的美女多了去,李小姐不是絕對美人。”

他第一次見到許素素的時候,都冇什麼反應呢。

許素素纔是讓人能驚為天人的絕世美人。

慕晴失笑不已,“老三,我可冇說你是衝著李小姐的美色哈。”

“你要是不想讓李小姐在你眼皮底下晃著,要不,你自己安排她的工作吧,想讓她冇機會在你眼皮底下晃,最好就是讓她去打理果園,那樣,就冇有機會在你麵前晃了。”

“果園的工作就多了,也累,還要天天挑大糞……”

君立想象著李珂挑大糞的樣子,就有點憐香惜玉了,人家好歹曾經是李家的大小姐,現在落難了,也不能讓她去挑大糞吧?

“大嫂,聽你的,你是我們家的當家夫人,你說了算,就讓她當花匠吧。大嫂,你們這邊今晚吃什麼菜,我在這邊吃飯。”

慕晴說道:“每天不都是那些菜,我這邊的菜式,哪一樣,你冇有吃過?你自己管著豐宸酒店,廚藝也好,還需要跑來我這邊蹭飯吃?”

君立嘿嘿地笑。

“你既然過來了,大嫂就跟你說件事。”

“什麼事?”

君立馬上防備心滿滿的,小心地問著:“大嫂,不會是又要安排我相親吧?”

老四都當爸後,他還單著,連他爸都開始緊張他的人生大事了。

“不是相親的事,是李珂被追債的事,那不是她的錯,是她爸的錯。現在她在我們這裡上班,也隻能保她一時的安全,想讓他們真正安全,還得去找追債的人談一談。”

君立:“……大嫂的意思我明白,這是讓我去談的意思?”

慕晴看著他,意思是:你不去,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