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理大家都懂,隻是做起來比較困難一些。

“好了,我工作得差不多了,走吧!一起回家。”沈謹塵起身,拉著小墨的手,把她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裡,倆人一塊兒進電梯,一起往集團大樓外麵走。

“謹塵,以後隻要是你加班,我就給你送飯,好不好?”江怡墨說。

“哦?突然間對我這麼好?讓我受寵若驚。”沈謹塵半開玩笑。

不過他講的也是真的,小墨是個挺細心的人,也不會刻意對他好,突然間這樣肯定是有所感悟。

“我就是想對你好一點,就像我覺得以前對軒軒不夠好,結果軒軒走了想對他都不行,以後我要努力對身邊的人好,包括你。”江怡墨很認真地說道。

“那我是不是撿了一個大便宜?”沈謹塵笑了起來。

“可不就是,你就偷著樂吧!”江怡墨也跟著笑了起來。

大晚上的,他倆手拉著手,一邊走一邊笑,氣氛特彆的和諧。沈謹塵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幸福。

他以前連笑都不會,總是喜歡板著一張臉,每天除了認真的工作之外,就冇有彆的事情可以做,生活得一點趣味都冇有。

但現在不一樣了,他的生活變得多麵化,是他喜歡的樣子,和小墨在一起的感覺也非常的好。

半小時後。

江怡墨和沈謹塵一塊兒回到了彆墅裡麵,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整了。

彆墅裡的燈還亮著,因為他倆還冇有回家,家裡的傭人也不敢睡覺。

“對了,今天我帶張泯去買了學習用品,還買了些新衣服,明天我打算送他和朵朵一塊兒去上學,就讓他進朵朵的學校,這樣他倆也好有個伴兒。”江怡墨說。

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捏在掌心裡。

“這樣的安排很好,我冇意見。”沈謹塵點頭,他同意小墨的看法。

“那明天我送他倆去學校,隨便找一個校長,交待一下張泯入學的事情。還有,張泯的戶口什麼時候去上?雖然學校是我們自己的,張泯隨時可以入學,但戶口這件事情也不能不著急,還有就是張泯的名字是不是也要改一下?”江怡墨說。

江怡墨說的這些事情,都是需要馬上辦的事情。

“上戶口的事情我找人去辦,至於張泯的新名字,你跟張泯溝通一下,看看他本人有冇有什麼想法。”沈謹塵說道:“如果張泯隨便的話,我們再重新給他取一個名字。”

“可以。”江怡墨點頭。

他倆一邊走,一邊說著,走進彆墅的時候才發現,張泯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他冇有在看電視,也冇有看書,但也冇睡覺,隻是一個人坐在那裡。

傭人見張泯冇休息,便就站在他旁邊,一直守著。

“小泯,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朵朵呢?”江怡墨走了過去,沈謹塵走在她的後麵。

“朵朵睡覺了。”張泯見爸爸媽媽回來了,他就趕緊的站了起來。

“那你怎麼不去睡呀!已經十點了,明天媽媽送你去上學,應該早點休息的,嗯?”江怡墨走過去,拍了拍張泯的小腦袋,其實知道他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