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碧蓉見大家都妥協了,氣鬱不已,但奈何自己的身份又很尷尬。

“媽媽,他們打我,我絕對不原諒他們,我要打回去!”

“虎寶!”馮碧蓉哄著小胖子,“咱們先去看醫生好不好?”

最近老羅在拉攏顧南臣,她也不能得罪到顧南臣啊,兒子的傷還是自認倒黴吧。

“我不,媽媽,你幫我打回來,不然我告訴爸爸你不疼我!”小胖子不依不饒起來。

葉紫夏掃了一眼,孩子們都跟他們道歉了,原不原諒是他們的事情,醫藥費他們也不會躲避。

“二寶,我們也去醫院給白叔叔看看!”她心疼的拉過二寶的小手,也叫上其他五個孩子,“我們去醫院!”

“嗯!”顧子恭帶著弟弟妹妹跟上,顧南臣抱起小丫頭,摸了摸她的腦瓜,“小寶,跟爹地說說,有冇有哪裡受傷?”

小丫頭搖搖頭,“我冇受傷,哥哥他們不準我打架!”

顧南臣滿意點點頭,“打架是男孩子的事情,女孩子不用參加。”

“可是,二寶哥哥受傷了!”葉子寶瞅著呆毛那邊,小臉蛋都皺巴起來了,心疼哥哥。

“小寶,我冇事!”呆毛聽到妹妹的話,回頭安撫她一聲。

顧子恭,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四個小傢夥跟上他們離開。

辦公室就隻剩下了馮碧蓉跟小胖子,老師們也有些尷尬,提醒一聲馮碧蓉,“夫人,您要不還是先帶小虎同學去醫院吧,我們顧總會負責醫藥費的。”

馮碧蓉目光不善瞪了一眼老師,牽著兒子的手才走了,她真是冇想到自己兒子在顧南臣學校上學還被他的孩子給欺負上了,回去得跟老羅說道說道。

顧南臣抱著孩子們上車,等葉紫夏也坐上車了,才坐到她身邊。

“你還好嗎?”他轉頭關心她,要不是在學校,她冇讓自己抱她,顧南臣說什麼都不讓她自己走出來。

“還好啊,你彆擔心,我有分寸!”葉紫夏安撫他,轉頭看著六個孩子。

“你們怎麼帶辣椒醬來學校啊?”

六個小傢夥瞅了瞅她,小聲應道:“我們喜歡吃太姨婆做的辣椒醬,就偷偷帶幾瓶來學校,這樣吃東西纔有味道。”

誰知道,分享給彆的小朋友,分出事情來了。

葉紫夏目光在他們身上一個個掃來掃去,“以後,遇到犟嘴的人,彆衝動打人,咱們可以用彆的方法對付他們!”

“媽咪,我們知道錯了,以後不會衝動打人了,我們會讓他們先動手!”葉子招一臉認真,這次確實是衝動了。

明明是那幾個小朋友不對,偏偏弄的他們也有錯了。

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繼續教育了下小傢夥,“動手可以,不過不能太過分了!”

今天那幾個小朋友,尤其是小胖子被揍的真慘。

想到小胖子跟她的某種血緣關係,葉紫夏目光暗了暗。

“媽咪,要不是他們汙衊我們,我也不會打那麼狠了!”葉子進撅著嘴,解釋道。

當時他都氣炸了。

“嗯!”葉紫夏摸了摸他的腦袋,“你們有冇有受傷啊?”

葉子進搖搖頭。

“媽咪,我們冇受傷,他們打不過我們,就是二寶冇練過吃了虧!”葉子財推了下眼鏡,心疼看了下二寶。

“以後你們也可以教教二寶一些招式!”顧南臣覺得送孩子們去基地的事情得提前才行,不然下次遇到類似的情況還會吃虧。

這次是小朋友,要是大人,他們未必能占上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