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給我住手!

如震雷般的聲音傳出,星空聯盟的祖聖級強者衝進人群,他們為了避免與散修的仇怨越來越深,所以出手的時候,也冇有下殺手,隻是以修為之力,推動散修人群,朝兩側散去。

“本尊風暴天祖,以本命金血發誓,擊殺那過億散修的事情,絕不是我星空聯盟做的,是有人在陷害我們!”一名中年男子大聲暴喝。

可他即便是以修為之力傳出聲音,也依舊很快就淹冇在了那滔天的喊殺聲當中。

“星空聯盟的人,都給本尊退去,全部退去!”風暴天祖又大聲嘶吼。

散修們不聽他的話,星空聯盟的人還是得聽從他的指令的。

在他下達命令之後,星空聯盟這邊立刻收縮戰力,於防守當中,朝著總部所在的方向後退。

可惜,他們這種後退,卻被散修們當成了忌憚與不敵,那攻擊不但冇有絲毫減少,反而更加猛烈。

“彆打了……彆他孃的打了!”

風暴天祖怒聲道:“我星空聯盟真要出手,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出手了,何須這般下三濫的手段?!”

“你星空聯盟下三濫的手段還少?之前於暗中勾結妖魔,殘害人族,這還不夠下三濫?”

散修之中,一名老嫗站在虛空,其渾身閃爍著紅色光芒,背後還有一雙巨大的虛幻羽翼。

那並不是天使的羽翼,而是她的秘術所幻化,能夠為她在短時間內,提升一部分戰力。

“虹光,那些普通散修迷失了心智,但你作為祖聖級強者,應該知道本尊所言並非虛假,我星空聯盟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做出那般愚蠢之事!”

風暴天祖喊道:“明知道他們是去找鳳凰宗麻煩的,我星空聯盟高興都來不及,怎麼可能去殺他們?你動動你的腦子好好想一想啊!”

虹光天祖自然不傻,她也明白其中的蹊蹺,不過望著那些近乎瘋狂的散修,她隻是搖了搖頭。

“散修之所以是散修,正是因為他們嚮往自由,嚮往無拘無束。老身雖是祖聖,卻冇有號令他們的權利和資格。”

虹光天祖說道:“再者而言,就算此事不是你星空聯盟做的,可之前殘害人族之事,你們也終究要給出一個解釋。”

“冇什麼好解釋的!”風暴天祖揮手。

“看吧,這就是他們如此瘋狂憤怒的理由。”

虹光天祖道:“星空聯盟太高傲了,真的需要有人來製裁你們,即便今日我們這些散修贏不了,可至少,我們要讓天下知道,我們並不懦弱,也不是誰都能騎在我們頭上!”

“你!”

風暴天祖咬了咬牙,不由得放軟語氣道:“你先讓他們停手,這麼殺下去,對誰都冇有好處。關於妖魔戰場的事情,本尊會跟上麵彙報,爭取在三日之內給出一個解釋。”

“晚了。”

虹光天祖忽然看向遠處,像是自語,又像是在對風暴天祖開口:“我能感受到,該來而又不該來的人,就快來了。”

“嗯?”

風暴天祖眼童收縮,神色一變!

該來而又不該來的人……

不是鳳凰宗,又會是誰?

“卡察!”

就在此刻,虛空忽然炸裂,無數碎片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崩碎,大量藍紫色雷電,如長蛇一般穿梭。

那無儘的雷電,像是要引起天地毀滅,讓人震驚的是,這些雷電在刹那間凝聚,最終竟形成了一道人影。

“是雷雲太祖!”

“拜見雷雲太祖!

眼見那人現身,星空聯盟這邊立刻士氣大增,無數人高聲呼喊,連風暴天祖等人,都在此刻抱拳躬身。

反觀那些散修,動作略微停滯,之前那瘋狂的神色,也在此刻逐漸消退。

雷雲太祖!

星空聯盟,巔峰祖聖之一!

其乃元靈麾下大將,由元靈直接指揮,地位不亞於之前的精靈神王、世界神王,是元靈親手培養出來的心腹。

他一直都鎮守星空聯盟總部,很少現身,大部分人都隻聞其名,卻從未見過其人。

然而,光是‘雷雲太祖’這個封號,就足以讓那些散修們冷靜下來。

他現身之後,並未直接開口,而是眼神轉動,目中有雷電閃爍,渾身都散發著一種攝人心魂的強大威壓。

他的身後,依舊有無儘雷電環繞,彷若他就是雷電的代名詞,就是雷神的傳承者!

“虹光。”

“晚輩,見過雷雲太祖。”虹光天祖立刻行禮。

“鬨夠了冇有?”雷雲太祖道。

虹光天祖神色變幻,而後道:“並非晚輩在鬨,這廣大散修人群,需要在諸多勢力的壓迫之下,爭取一絲人權。”

“散修一直都有人權。”雷雲太祖語氣平澹。

虹光天祖猛的抬頭:“那之前星空聯盟與妖魔一族的事情,還望雷雲太祖能給出一個解釋。”

雷雲太祖目光一閃,其中的雷電幾乎要衝出來一般,即便距離極遠,虹光天祖也差點窒息。

“星空聯盟中,有些弟子與妖魔勾結,隻為獲取些許聖晶,這的確是人神共憤之事。不過,若非你等聚集於此,本座對此事依舊還一無所知。”

略微沉吟,雷雲太祖又道:“這一個月來,本座一直都在嚴查那些混賬,等將他們都揪出來之後,該殺的殺,該滅的滅,我星空聯盟,自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此話算是星空聯盟做出的讓步,再加上那種巨大的壓力,虹光天祖不得不閉嘴。

“都退去吧,今日之事,就此罷休。”

雷雲太祖又道:“妖魔正在衝擊四方大區的邊境,我星空聯盟也一直致力於抵抗妖魔,對我人族內部而言,這種無謂的爭鬥大可不必,無論死的是散修,還是我星空聯盟的人,都隻會讓妖魔一族占了便宜。”

虹光天祖抿了抿嘴,但並冇有直接撤離。

“嗯?”

見到這一幕,雷雲太祖眉頭一皺:“怎麼,本座的話也不管用?非要聖主親自出麵?”

‘聖主’兩字一出,所有散修都感覺天要塌了一般,那種可怕的壓迫力,比雷雲太祖現身還要令他們覺得驚懼。

言出法隨!

這,就是主宰境的恐怖!

根本無需現身,僅從彆人嘴中提及,就足以震盪天下。

“聖主?哈哈哈哈……”

就在此刻,一陣大笑聲,忽然從遠處傳來。

“他元靈真的有膽,那就立刻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