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刻。

一道道驚人的氣息,紛紛駕臨青州。

同時。

他們也發現了夜玄。

見夜玄在此,眾人都是愣了一下。

“夜帝。”

喬新雨等人都是第一時間前來拜見。

“表哥。”

薑雅也是興奮地跑到夜玄旁邊。

“夜公子。”

程可思、麒麟聖子也是紛紛施禮。

“見過夜玄道友。”

其餘眾多大帝仙門的老輩強者,也不敢托大,紛紛向夜玄見禮。

開玩笑,現在的夜玄已經是真正的絕世強者,橫掃雙帝宮,被人稱為雙帝之後的新帝。

這樣的存在,冇有人敢不敬。

“夜兄。”

來自長青仙宗的長青聖女,也是向夜玄拱手。

夜玄微微頷首,算是迴應眾人。

“我宗有情況,夜兄他日再會。”

長青聖女倒也冇有停留,第一時間往長青仙宗趕。

她已經察覺到了長青仙宗出現了亂子。

不僅是長青仙宗,青州守護神青冥殿也出現了新情況。

所幸有著青冥聖主這位承載了青鼎的北鬥七脈之人鎮守,倒是很快就將罪惡源頭給鎮壓。

這些從青冥洞逃出來的鬥天神域之人,大多數都是境界下滑極為嚴重的。

有的人本源之力都已經被消磨一空,壽命無幾,在被鎮壓之後,基本都是死路一條。

這也是為什麼夜玄一點也不急躁的原因。

隻要把扶風之主給鎮壓,重新關回青冥洞之中,那便問題不大。

如果僅僅隻是銀狐仙尊,鎮壓起來或許需要不少的精力。

但是在暗鴉和秦起相助之後,要不了多久就能鎮壓完畢。

這場動亂,終究還是冇什麼大問題。

當然。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夜玄及時趕到青冥洞,將欒雲神王給鎮壓,否則的話。

隻怕現如今的玄黃大世界,已經陷入到混亂之中。

一位擁有本源之力的欒雲神王。

哪怕玄黃大世界之中,存在著不少沉睡的老準帝,也絕對攔不住對方。

這一點,夜玄絲毫不會懷疑。

本源之力,唯有靠他的太初鴻蒙原始道力纔可鎮壓。

其餘力量在本源之力麵前,很難起到作用。

這一點已經不需要過多贅述。

“表哥,發生了什麼?”

薑雅挽著夜玄的手臂,疑惑問道。

儘管成為了一尊準帝,但薑雅在夜玄麵前似乎還是冇什麼改變。

“小問題。”

夜玄微微一笑,並未多說什麼。

而今眼多嘴雜,有關鬥天神域之事還不宜傳開。

“帝路上的人,出來完了?”

夜玄轉移話題道。

薑雅點頭道:“基本都出來了。”

夜玄掃了眾人一眼,緩聲道:“黑天古冥大世界的人,有多少走到儘頭?”

“一個都冇有。”

薑雅的回答,讓在場各大大帝仙門的老輩強者都是驚了。

黑天古冥大世界,現如今絕對可以說是如日中天。

在某種程度上,似乎要衝擊十界,乃至超過十界。

而黑天古冥大世界當初登臨帝路的那些傢夥,也都是些實力極強的存在。

可現在卻說,一個走到儘頭的都冇有?

“這黑天古冥大世界到底在搞什麼東西?”

有大帝仙門的老輩強者皺眉低語,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這兩族之人詭異的很,多半是在圖謀不軌。”

“說起來自從黑天古冥大世界開放之後,諸天萬界之中,基本上都有他們的人呢駐紮,這不是一件好事兒……”

“……”

說起黑天古冥大世界,不少人都開始發表意見。

夜玄倒是絲毫不覺得意外。

之前他與幼薇親自去了那座世界,知道了那座世界的真相。

登臨帝路的那些黑天古冥兩族之人,基本都屬於一般的天驕。

而真正最強的天驕,全部都留在了本界之中,成為所謂的器皿。

冇有人走到帝路儘頭,這纔是正確狀態。

否則的話,那就真的不對勁了。

“現如今還未走出帝路的,大概隻有四大冥職的人了。”

輪迴天子對夜玄說道。

他是最後一個走出帝路儘頭的,他所看到的風景跟其他人不太一樣。

咻————

就在此時,一道倩影憑空出現在夜玄身旁。

那股氣息,令得在場所有人都是頭皮一麻。

“周幼薇……”

當看清那人時,不少人都是眼神凝重無比。

周幼薇。

夜玄的妻子。

皇極仙宗的大公主。

有關此人的傳說,絲毫不比夜玄少。

此人未登帝路,但卻展現出極強的實力。

曾多次出入一些恐怖的禁地。

而今現身,那深不可測的感覺,讓在場之人都是心懷敬畏。

他們甚至產生一種錯覺。

難不成,這兩口子都要成帝?

如果真是這樣,絕對是要開創先河。

古往今來,還從未有兩口子一起成帝的。

“表嫂。”

見到周幼薇之後,薑雅也很懂事,乖巧地喊了一聲,然後主動拉開跟夜玄的距離。

周幼薇螓首輕點,並未理會他人的目光,對夜玄輕聲說道:“解決完了。”

夜玄帝魂一動,呼喚了一番青州城隍。

下一刻。

便見一頭白虎出現在夜玄麵前。

“青州城隍拜見夜帝。”

白虎口吐人言。

青州多妖,而在數百萬年前,青州還出過一頭聖獸血脈的白虎,實力超凡,走到了當年的帝路儘頭,曾與天龍大帝爭天命,最終敗亡。

正是眼前這頭白虎。

人稱白虎準帝。

而今,則是執掌青州城隍廟的城隍。

“速查整個青州所有城隍廟。”

夜玄下令道。

自從之前在山神道見過山神金身被本源之力給侵蝕後,夜玄對山神道和城隍廟也變得上心起來。

這些傢夥,除了奪舍人之外,恐怕也會奪舍山神和城隍。

一個不注意會在陰溝裡翻船。

“謹遵夜帝法旨!”

白虎準帝立馬領命退下,開始徹查整個青州的城隍廟。

而與此同時。

銀狐仙尊三人也將癲狂狀態的扶風之主打的奄奄一息,由銀狐仙尊將其帶回青冥洞鎮壓。

秦起和暗鴉並未在大庭廣眾下現身。

悄然退去。

夜玄見青州事了,帝路也差不多結束,便帶著眾人打道回府。

薑雅等人則是告辭回崑崙墟。

一場對於夜玄不算亂象的亂象,輕易了結。

而帝路的結束。

也宣告著諸天萬界將迎來一場浩大的盛會。

羅天大醮。

(ps:過度章節寫的太難了,硬寫會很水,今天就到這吧,明天繼續補更。)-